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苏旺点了点头。扶着我爬上了沟壑,走了几步,我让他停下,说自己有些累,想歇一会儿。
  苏旺扶着我坐了下来,隔了一会儿,便听到下面左美的哭泣声和老头的自责声,我低声一叹,对苏旺说道:“走吧!”
  苏旺“嗯!”了一声:“班长,你应该是在等这个吧?”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沟壑下面的哭声。
  我笑了笑:“其实,他们也不能完全说是坏人。”
  “那老头都想着害人了,还不叫坏人?要不是看在他年纪大的份上,我一定揍他一顿。”苏旺不以为然地说道,“还有那个左美也是,找个男朋友,还用这种方法,这也是贾瑛,换着我,早和她待不下去了。”
  我微微摇头,没有对苏旺的话做什么回答,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并不认为老头是坏人,他有这控制妖灵的本事,却并没有用这个为自己谋求什么,而是一直过着贫苦的生活,说明他这个人并不坏,而且,之前他其实有机会对我下杀手的,却一直忍让着,只到最后,逃不掉了,这才动手,也说明,他并不是一个好杀之人,要说错,也只能说他太过娇惯自己的女儿了。
  如果他没有控制妖灵和下妖咒的本事,想来,他应该会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吧……

  我和苏旺直接驱车回到了市区,并未去等贾瑛他们,因为,无论左美只是性格任性,还是本性就坏,她现在肯定都不愿意见到我们。
  铜鼓被破坏,妖灵已灭,他们已经不可能在凭借这个害人了,事情到这里便算是完结,我不想在节外生枝,亦不想让苏家在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一路上,我静静地抽烟,把玩着从裂开的铜鼓中掉出的一枚铜钱,我东西,当时我只是顺手收了起来,并未在意,甚至连那老头都不知晓,我从铜鼓中拿出了这枚铜钱。
  之前因为使用聚阳虫,让我浑身疲惫,没有仔细看这枚铜钱,这会儿越看,越觉得眼熟,又忘记在哪里见过,便收了起来,没有再多想。
  苏旺一路开着车,话不多,直到路过医院,这才开口说道:“班长,你的手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肿成这样,万一骨头断了呢?”
  我想了想,微微点头,和苏旺两人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结果并未如苏旺说的那般严重,骨头的确是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缝,不过基本不影响,只要用药得当,注意休息,很快就能好起来。
  我不禁让我再次想起了爷爷,如果不是老爷子替我调理身体的话,回想去老头那一脚,怕是不单手骨会断,胸口的肋骨也未必能够保全。
  苏旺听到医生这样说,也放下心来,买了许多吃喝的东西,径直回到了家里。原本苏旺喜气洋洋的想要看看小文,却见他的母亲还是一脸愁容,再看小文,虽然沉睡着,脸色却极为的痛苦,苏旺急忙揪住了我:“班长,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妖咒已经破了么?”
  他的声音很低,应该是怕他母亲听到又添担心。
  我瞅了瞅小文的情况,微笑摇头,道:“不用担心,妖咒的确是破了,不过,小文的身上还存着一丝妖气,只要解去,休息几天就好了。”
  “妖气?”苏旺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我瞅了他一眼,对他这样的反应,也十分理解,的确,妖气这种东西,在一般人的眼中,应该是十分强大,存在与传说中的东西,主要是一些传说和电视剧把这东西太过夸大了,出来的妖,一个个要么神通广大,要么幻化人形,多出诸般变化。
  其实,一般的妖魅又岂有这等本事,妖魅幻化人形,那基本上和人修炼成仙是一个道理了,试问,这世间,谁又见过有人修炼成仙的?便是那些养气有术鹤发童颜的人,也是极少见的,何况是成仙?
  像是一些经常听闻的妖魅,无疑便是狐和黄皮子了,这等东西,也之多是能够暂时迷惑人而已,而且,一次迷惑的人也不会太多,如果有三五人成行,这玩意只有逃跑的份了。即便那妖灵看模样年头已经很久,比一般的妖魅要强出许多,但妖灵已灭,一丝妖气又能折腾起什么风浪来。
  我拍了拍苏旺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在小文的床边坐下,看着她俏丽的脸庞,一片苍白,血色很淡,便连嘴唇,都有些泛白,小鼻子上方,眉头紧蹙,双目紧闭,一副痛苦的神色,伸出手来,抚摸了一下她的面颊,对苏旺说道:“好了,你也别在这里杵着了,出去帮阿姨些忙,熬点粥,记得多放些枣和红糖,一会儿给小文喝。”
  “班长,你的意思是?”
  “你管我什么意思,还不快去。”这小子现在越来越烦了,婆婆妈妈的,我抬脚就要踢人,他急忙跑了出去,脸上却泛起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