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低头再看小文,我不由得也笑了,按理说,小文是我的女朋友,苏旺作为她的兄长,我在他面前应该很是尊敬才是,现在完全反过来了,算了,想这些做什么,要说原因,大概也只能说我们认识太早了一些,从而剥夺了他在妹夫面前装大哥的权力吧。
  小文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没有大碍,不过,小文和正常人不同,她的魂魄本来就有损伤,替她驱除妖气,我也不敢用寻常的手段,深怕伤着她。
  翻开《断势十三章》,在四法中仔细地找着,突然,一个图案映入了我的眼帘之中,那是一枚中间圆通的铜钱,正面有鸟兽图案,北面是一个有些难以辨认的篆字,看起来像是一个“發”,我心下一喜,急忙摸出了从铜鼓中找出的那枚铜钱,与《断势十三章》中的图案一对比,我顿时便是一愣,这枚铜钱,居然便是麻衣一脉已经遗失的六枚副鉴中的其中一枚。之前我便从《断势十三章》中知晓,“北极宝鉴”配合六枚副鉴,可以摆出北极天罡阵来,但因这阵法太过强大,再加上集齐六枚副鉴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并未太过上心,却没想到,居然会在无意中找回一枚副鉴来。
  不过,仔细看了看《断势十三章》中的秒速,思索后,便明白过来。六枚副鉴,单拿出来,都是一件法器,有着各自不同的功用,这枚“發”钱,又叫“镇妖鉴”,本身便有压制妖灵的功效,想来,制出铜鼓发起的那位前辈高人,应该就是凭借着“镇妖鉴”才能将妖灵压制而控制吧。
  有了它,再配合“北极宝鉴”要驱除小文身上的妖气,便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了,我从衣兜里把“北极宝鉴”和其他自己配的铜钱都拿了出来,在小文的枕头两旁,分别震、离、兑、坎的方位放好位置,又把小文的头轻轻扶起,把“镇妖鉴”放在小文的脑后,然后捏紧了手中的“北极宝鉴”却是迟迟有些下不去手。
  按照《断势十三章》中的描述,我现在摆出的阵法,叫作“四位乾坤阵”,四枚普通铜钱的位置,分别代表着四个方位,“镇妖鉴”为坤,“北极宝鉴”为乾,“四位乾坤阵”是一个活阵,阵的中枢为乾位的“北极宝鉴”,而坤位所放置之物,决定了阵的功效,现在已经放好“镇妖鉴”便决定此阵,现在的功效为驱妖。
  虽然《断势十三章》中,已经写的明明白白,驱妖对人的伤害是极小的,但毕竟是第一次使用,我还是忐忑的厉害。
  尤其是看到小文的脸,我更是有些下不了决心,我现在才明白,那句“医者不自医”的意思了。
  的确,如果被医治的对象是自己或者自己关心的人,那么,判断力会因情感而被动摇,一件简单的小事,也因为情感而被想的复杂,无限放大了。
  娘的,我这是怎么了,现在又不能找别人来帮忙,迟早是我的事,越是拖延,只会让小文的痛苦更多一些,到底要犹豫什么?我捏了捏拳头,暗骂了自己一句,随后,深吸一口气,猛地将“北极宝鉴”拍在了小文的额头。
  随着“北极宝鉴”落下的瞬间,“四方乾坤阵”便算是完成了,小文的身子陡然一紧,想要坐着,但是,“北极宝鉴”此刻,便如同千斤重物一般,死死的压着她的额头,完全不能挪动分毫,而小文的双肩却已经抬起,这种怪异的姿势,看起来极为别扭,以至于让小文的脖子整个从后弯曲,好似要折断一般。
  我心下一惊,急忙双手摁在了她的肩头,将她硬是按了回去,小文挣扎了几下,便见眼鼻口耳开始泛起一丝丝淡淡的绿色雾气,朝着四面溢出,随后,在她面部上方一尺的距离重新汇聚,颤抖了几下,便好似要夺路而逃。
  我顺势从小文的额头把北极宝鉴拿起,对着那团绿色雾气便丢了出去。
  “啪!”北极宝鉴直接贴在了墙上,那淡粉色壁纸的心形图案上,那团绿色的雾气,被北极宝鉴一震,便如同抽烟时吐出的烟雾被大力的吹了一口气撞在墙上一般,随即变淡,最后完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