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站起了身,伸手拍了拍胖子的肩头:“好了,回去吧。现在想这么多也没有用,走一步看一步吧。”
  胖子点了点头。
  我们回到乔四妹的屋子之时,王天明他们已经坐在了炕上,他和大毛二毛正喝着酒,不时传来阵阵笑声,陈含和那个中年妇女正在研究着什么,看到我和胖子进来,陈含头都没抬,倒是那个女人对着我笑了笑,我轻轻额首,算是打过招呼。
  黄妍和林娜不在屋中,问了一下乔四妹,知道她们这两天都住在帐篷里,这会儿已经去睡了。
  此刻的天色不算太晚,还不到晚上九点,看来黄妍是故意躲着我了,有那个林娜在,我想和她好好说话,也没法做到,也只好打消了去帐篷找她的打算。
  胖子好似已经和大毛二毛很是熟悉,直接拖了鞋,便上炕和他们一起喝酒了。我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便一个人站在门口静静的抽烟,听着屋中传来的谈笑声,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可是,我却总觉得这次去黄金城,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一支烟抽完,我还是觉得心神不宁,不由得的就将手伸到了裤兜,摸出了“北极宝鉴”。

  捏着“北极宝鉴”,我正想给自己占一卦,即便我在相术上的本事还不到家,至少也想求个心里安慰,但刚拿出来,却见黄妍从帐篷里钻出,脸上带着茫然之色看着四周。此刻黄妍只有一个人,我觉得是和她谈谈的时候了,便收起了“北极宝鉴”,径直走了过去。
  黄妍看到我,面色一怔,好似想要躲开。
  “黄妍!等等,我想和你谈谈。”我叫住了她。
  黄妍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
  “我们能出去走走吗?”我来到她的身旁。
  黄妍又一次点头。
  我抓起她的胳膊,朝外面行去,此刻,天色已晚,夜色浓重,远处的黄沙,在没有月光的天空下,显出一片浓密的黑色,深邃而不见尽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我大步行着,黄妍似乎有些不情愿走远,几乎是被我拽着走了出来。
  行至无人的地方,看着四周完全漆黑,只有乔四妹的房子处,还有一丝亮光,我停下了脚步,伸手一指远处那无尽的黑暗处,对黄妍说道:“你看看那些地方,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你一个女孩跟着做什么?别和我说你不害怕,因为你现在已经在害怕了,你这样做,又是何苦,你知道什么都给不了你,你跟着我,只会把自己牵扯进来,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快些回家过正常的生活吧,算我求你了!”

  说实话,这一次,我也有些激动了,或许之前喝的几瓶酒,让我的情绪显得也有些冲动,面对黄妍,心底竟是生出几分怒气来,我也不知道这股怒气是从哪里来的,不知是从她胡闹,非要去危险的地方,还是从她这种无畏的在我身上浪费感情的举动上。
  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知道在情感方面,我显得不成熟,黄妍这样待我,让我心里也生出几分害怕来,怕自己动摇,怕自己对她产生感情,因为我知道有已经有了小文,不能对不起她。
  其实,上一次和她在省城分别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我多少有些动摇,对她的离开也生出过不舍,但我还是将心中这分不舍压了下去,让自己不再去想她和关于她的事,原本,我以为那一次已经是个了解,却没想,这次过来,又遇到了她。
  再次见到她,让我变得有些烦躁起来,这次的话,说的或许有些重,却是我现在最想表达的东西,也或许这种烦躁的心情,让我的不能太多顾忌她的感受,但我明白,有些话,还是越早说清楚越好。
  因为周围的黑暗,我有些看不清楚黄妍的面容,也不知道她现在的神情如何,不过,我握在她胳膊上的手,明显地感觉到了一丝颤抖,黄妍的身子在发抖。
  她猛地甩开了我的手,高声喊了起来:“是,我是在害怕,不过,我不是怕黑,我一直怕你说出这些伤人的话来,我都说过,我不求什么回报了,我从来没奢望这些,我只想陪在你身边都不行吗?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虽然我知道,但是,我还能控制自己幻想一下,安慰自己一下,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并没有逼迫你什么,我从来也没有要求过你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黄妍说罢,扭头便跑,她的声音之中带着哭腔,她远去的背影,我愣在了当场,她的身影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朦胧,看不真切,但手上却依旧残留着她的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