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一步步地离开了巷子,爷爷的身影已经不见,应该是回了屋,我最后一次深深地望了一眼那些刺眼的“岁头”,紧了紧背包,大步离去。
  巷子外面矮墙下的老人们,用一种很是怪异的表情望向我,似乎我能从这条巷子平安走出来,让他们很吃惊一般。我明白,回来的这段日子,围绕我的话题必然不少,信息匮乏的老人们,总是喜欢传播和夸大一些事,来满足自己的谈资。
  估计,在这段日子里,我不被说成奸夫,也被说成是“鬼上身”了吧。我不禁苦笑,对着他们微微点头,算是在告别故乡之时,对这片土地和人的告别议事吧。
  面包车的减震效果真的很不好,村子通往县城的路上,也没有什么交警,超载十分眼中,只有七个座位的面包车,硬是挤进来十一个人,我是被从人后备箱的门塞进去的,这位喝了半瓶啤酒的司机大哥是位猛人,开车飞快,年久失修的路,颠簸的厉害。
  我时不时的就被甩起半尺多高,这让我一度怀疑自己会不会撞破车顶飞出去。好在,这样行路,也有一样好处,整车人的飞舞,让短暂的路途不会觉得太过无聊,身体的不适也让我暂时的忽略了与老爷子的离别之苦。
  终于到了县城,我在车站附近吃了一口面,便又踏上行程,县城往后的路,交警、路政等执法部门配备便十分齐全了,司机也要专业的多,转了两次大巴,再无什么波澜,很顺利的回到了省城。
  提前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她提早下了班,做了一桌的好菜,虽然从我进门,她一直表现的很是平静,但我从她的眼神中看的出来,她多少还是有些埋怨的。
  想想也是,我对母亲的亏欠很多,从我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便离开了家,假期也多是打一些零工,极少回来,到了部队,母子的见面时间就更少了,这一次匆匆回来,呆了一夜,就又回到了村里,母亲即便嘴上不说什么,在她的心里肯定有些不好受吧。
  我这个人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即便是对亲情亦是如此,看着母亲帮我递来筷子的手,已经变得十分粗糙,我的心中不由得便是一怔,这双手已经与记忆中大不相同,变化也不可能是一两日便会有的,这双手似乎在证明这些年我对母亲的关心到底有多么的不足,这使得我心中不免愧疚。
  桌上放着米饭、面头和饼,还有四个小菜,锅里闷着羊肉和排骨,母亲催促着我:“坐了一天的车,一定饿了吧,你爷爷喜欢吃素,这段时间,你肯定口淡,快吃吧。”
  “妈!”我喊了一句,拉起了她的手,让她坐下,“你也一起吃吧。”
  “我还得看着锅,你先吃。”母亲微笑。
  “这么多,我哪里吃得了,你坐下休息一会儿,您看您这手,也该买些护肤品了,我爸也真是的,都不懂得心疼自己的老婆,我回头教育教育他。”原本想说些心疼母亲的话,可到了嘴边,就变了味道。
  当时我的想法,现在看来,是多么的简单,08年的时候,正是房价突飞猛进的开始,如果不是母亲有了先见之明,怕是现在的我,也会为了高额的房价而发愁吧。
  吃过了晚,傍晚的时候,我爸下班回家,他今年也就刚满五十岁,却已是头发花白,很瘦,戴着一副八百度的近视眼镜,整个人的书卷气很浓,典型的老知识分子的模样。我们父子两站到一起,风格和气质截然不同,或许这也是老爸一直对我不太满意的原因。
  以前和战友在一起,提到他,总是喜欢用“我家老头”来称呼,现在看到他真的显出了一丝老态,反而心中不是滋味了。
  老爸的性格依旧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回来最后,他坐在餐桌吃饭,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我,大概也就是问一些爷爷的身体如何,我对以后的发展有什么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