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夜,在沉默中漫长的过去,身旁的人,都没什么睡意,当然,胖子和陈含除外。胖子是那种什么事,都能先丢开的人,而陈含的漠不关心,我却有些读不懂。
  清晨阳光洒落,地面开始回温,黄妍活动了一下身子站了起来,风吹过她的长发,带起了沙粒,飘到胖子的脸上,恰好,胖子一个呼噜声过去,开始了第二个,沙粒顺着他喉咙的吸力进入嗓子,胖子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咳嗽,使劲地唾着唾沫,引得林娜陡然发笑。
  胖子不明所以地擦了擦唇角的口水,正打算再度入睡,我轻轻推了他一把,说道:“好了,别睡了,都什么时候了?”
  “放着闲着也是闲着,又没什么事。”胖子口中说着,却站了起来,朝远处走去。
  “喂,胖子,你去哪儿?”林娜问道。
  “胖爷去撒尿,怎么,你想来见识一下?”胖子迈步远行。
  “呸!我还怕找不到。”林娜突然笑了起来。
  “没见识,胖爷还怕吓着你。”胖子又行出一段距离,迎风站立,吹着口哨,解开了裤带。
  林娜蹙眉:“这死胖子,也不知道去下风头。”
  “好了,林姐,别管这些了。”黄妍面色微微一红,似乎对于胖子和林娜的对话,有些不适应。
  林娜笑道:“这有什么,等你以后就明白了,这东西,也就那么回事……”
  王天明点燃了一支烟,来到我身旁,又递给了我一支,道:“亮子兄弟,大毛的事,你怎么看?以前听说过这种情况吗?”
  我摇了摇头,这种让一个人在短时内彻底消失的,甚至连痕迹也难以寻着的情况,从未听闻,我点燃了烟,抽了一口问道:“王叔,这和你之前说的那种情况,是否一样?”
  王天明想了想,轻声说道:“有些像,不过,那个时候,我不是主事人,也没有仔细看过,也只是在远处瞄了一眼,看起来差不多。”
  “难道这么多年过来,你一点头绪都没有?”我忍不住追问。
  “没有!”王天明摇头,“甚至连人为的还是意外,或者是什么鬼东西,都没有弄清楚。”
  “那这些人里,当年有谁是和你一起的?”
  “有……”
  王天明正要说话,胖子却伸着懒腰走了回来,高声喊道:“爽啊!”
  “死胖子,你脚上那是什么?”
  听到林娜的声音,我转头望去,只见,胖子的鞋子湿了一块。胖子尴尬一笑:“这个嘛,他娘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年迎风尿三丈,也许是这里的风太大了,最后一下,余力不足。”
  “呸!”林娜唾了一口,“你敢不敢再恶心点?”
  “我是敢说,就怕你不敢听。”胖子朝林娜走了过去。
  “死远一点,太恶心了。”林娜急忙躲到了一旁。
  我看着他们两人,摇摇头,转过头,正打算和王天明再讨论昨晚的事,王天明却已经走开了。
  李二毛今天显得很是失落,脸上的泪痕沾染了尘土,好像唱戏的刚画完脸谱似的,他一直低头不语,看来,兄长的死,让他短时间内是恢复不过来了。
  看着王天明行至昨夜,两根毛的帐篷处,我也跟了过去。李大毛的睡袋被扯出来,昨晚上面那发粘的液体,今天已经消失不见,便好似突然蒸发了一般,只有那已经发黑的血迹还沾染在睡袋上。
  “还不到一夜,怎么就这样了?”胖子也走了过来,看着那发黑的血迹,惊讶地问出了声。
  对此,我也很是疑惑,却无从解释,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便是那发粘的液体了,很可能这东西,使得血迹更容易被氧化发黑吧。
  王天明也没有接胖子的话,让我帮忙把帐篷揭起,随后,找来一把便携的铁锹,开始挖了起来。
  在睡袋上那个洞原先正对的位置,一直挖下去,起先还能挖到一些带血的痕迹,一尺往下,便什么都发现不了了。
  挖了许久,再无任何发现,王天明大叫了一声,把铁锹直接丢到了一旁,气馁地坐了下了。
  “我说王叔,下次您练嗓子的时候,能不能提前通知一声,吓死胖爷了。”胖子蹲在旁边说道。
  王天明面露苦笑:“失态了,胖子兄弟见谅。”
  “失态不怕,不要变态就行,嘿嘿……”胖子笑着道,“你说,那个李大毛人消失了,衣服也消失了,这个好像还能说的过去,但是,他身上带着的枪和子弹这些东西,怎么也消失了,这也太奇怪了吧?昨天晚上,听到李二毛喊的时候,咱们就过来了,就算他痔疮犯了,上大号的时间长一些,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把枪都给融化没了吧?王水也没这么厉害,还有,能融化枪的东西,居然没有把睡袋给化掉,只是弄出一个小孔,这也太奇怪了……”
  听胖子说着,我静静地看着王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