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就这样躺着,说着话,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夜里,凉风突起,把我惊醒过来,耳畔,那种“沙沙”之声再度传来,突然间,虫纹的灼热感再次袭身,让我下意识地跳了起来,猛地抓紧身旁的黄妍,一把将她揪到了一旁。
  随着黄妍被我拽开,沙地上陡然下陷了几分,同时一些粘稠的液体出现在了沙粒上面,在月光下反着光。
  我抱起黄妍,退出颇远,这才把她放了下来。
  只见黄妍双目紧闭,完全不动弹,我心下一惊,想到方才沙地上的异样,急忙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只见,黄妍的后背衣服上,全是那种粘稠的液体,我急忙将她的外套脱去,里面的衣服却也已经被这液体浸透,一直把她的衣服全部脱下,只留下胸罩,这才发现,她的后背上,也沾染了不少。
  用手擦了擦,虫纹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我的手完全包裹了起来,这种速度,以前是没有的,以至于那种灼烧感,居然快比得上用了聚阳虫的效果了。
  现在就是不用检查,我也知道这种液体绝对不是什么“善”物,不然的话,虫纹护主也不可能这般急切。
  “黄妍!”
  我高声喊了一句,却没有回应,我把黄妍的衣服丢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直接把衬衫从身上扯下,用力地替她擦着后背,但胸罩的肩带却卡着难受,现在集中急躁的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顺手把她的胸罩解开,丢到了一旁,同时,急忙拿出水壶,含在嘴里,喷在她的背上,如此几次,那些粘液才算是清除干净,但是,黄妍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我急忙又拿出虫盒中装有生机虫的瓷瓶,画好虫阵,洒在了黄妍的后背。生机虫接触到黄妍的身体,并未如以前那般,渗入她的皮肤之中,而是好像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突然朝着四周散去,但还未完全散开,除了少部分渗入皮肤的,其他的全部都变为灰色,随后,被风一吹,飘洒到了远处,消失不见了。
  我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虫,居然会死?我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虽说虫是会消耗的,但是,这种直接被杀死的状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面对这种突然的状况,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毕竟,我现在救人的手段,最擅长的,还是生机虫,至于《断势十三章》中的阵法,我并不熟练,还做不到驾轻就熟,也只能是在遇到相对的情况下,来找对应的方法,眼下情急之中,更是想不到该怎么做了。
  生机虫既然能够吸收一部分,应该还是有用的,现在也不及心疼虫,我直接又画好虫阵,将生机虫洒落了上去。一瓶洒完,又拿出一瓶,连着洒了三瓶,黄妍的后背这才出现了变化,虫也不在大面积死亡了。
  我多少松了口气,至少,证明生机虫还是有用的,虽说消耗是也是巨大的,不过,有希望,总归是好的。
  黄妍的后背开始逐渐的变红,起先是一个个小红点泛起,其后,逐渐变成了雀斑大小的水泡,再过一会儿,水泡长大了几分,全部都变成了血泡,现在将生机虫洒上去,尽数都渗入了她的皮肤之中,却已经没有了太明显的效果。
  我又从衣兜里摸出了“北极宝鉴”和几枚配来的铜钱,在她的身体周围摆出了一个“驱邪阵”。这种阵法,如果有邪物,会被驱除,若是没有的话,也不会对人体有什么损伤。当我把北极宝鉴排在她的后背双肩上方,七脉副脉天位的时候,以黄妍身体为根基的“驱邪阵”便算是布成了。
  “北极宝鉴”座位麻衣一脉的嫡传法器,有种许多妙用,像是这种阵法,若是没有“北极宝鉴”而是用普通铜钱所布的话,根本就没有多大效果。
  也许是“北极宝鉴”本身趋吉避凶的关系,也可能是“驱邪阵”的确是起到了效果,当“北极宝鉴”贴在黄妍的皮肤上,阵法布成的瞬间,她背上的血泡突然全部破裂,流出了发暗的血液,过了一会儿,血渐渐地变成了红色,在月光下,泛着一丝刺目的亮色,我急忙把身上的半袖也脱了下来,替她把血迹擦了干净,有从包裹中拿出了药洒上,这才发现,我们两个人上身的衣服能用的都用了。
  黄妍的衣服显然是不能再穿,而替他擦过身体的衣服,也是不能再用了。现在剩下唯一能用的,也只有我的外套了,我把外套裹在了她的身上,把装虫的瓷瓶都收了起来。
  今天的损失的确有些大,不过,还好生机虫是虫盒里最多的虫,而且,只要时间足够,虫还是会滋养恢复的。
  把包背好,我将黄妍抱了起来,朝着帐篷走去。
  胖子这小子今天没来叫我,很可能是看到我和黄妍在一起,所以不来打扰,现在他一定睡得又和猪一样,雷打不动了。
  抱着黄妍,前方不太长的一段路,对我来说,竟然走的十分的慢,感觉怀中的黄妍出奇的沉,按理说,以我的力气包着不足一百斤的她,绝对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现在之所以如此,我能想到的解释,也只能是虫纹了,应该是之前虫纹护主,浪费了我大量的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