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清醒时,风已经静了,刺目的阳光让我睁不开眼,周围暖烘烘的,甚至有些炙热,挪了挪身子,旁边的沙粒变得有几分滚烫,让我猛地坐起,但身体的疼痛,却使得我又闷哼了一声,躺了下去。
  嗓子里干的厉害,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未能说出来。
  “罗亮,张嘴,喝点水……”
  耳畔传来黄妍的声音,同时,水壶放在了嘴唇边,我下意识的张开了嘴,贪婪地大口喝着,一壶水,一口气喝了下去,这才感觉好了一些,又躺了下去,闭着眼睛迷迷糊糊中,逐渐睡了过去。
  再度睁眼,看日头已经是下午十分,黄妍爬在我的胸前睡着,我想说话,却大声咳嗽了起来,咳嗽声,顿时让黄妍清醒了过来,她急忙爬了起来,问道:“罗亮,感觉怎么样?”
  我坐了起来,觉得力气已经恢复了大半,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扭头左右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已经改变,昨日的帐篷,完全不见了踪影。
  我拍了拍有些发疼的头,张口问道:“我睡了多久?”
  黄妍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大概,一天吧。”
  我看着她疑惑的面容,知晓,她定然也昏迷了过去,只是比我醒得早一些而已,对时间上,未必知晓的清楚。
  手机,早已经没电了,现在想要确定一下时间,也不是那般容易,手腕上的手表指针,指在三点的位置。
  我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黄妍急忙坐起,不过她的身体看起来很是虚弱,便是直起腰的动作,差点让她跌倒。
  我扶了她一把,让她坐好,然后,就近跑到地势较高的沙丘上瞅了瞅,却什么都看不到,好像整个黄沙之中,只剩下了我和她。
  胖子到底去了哪里?王天明他们呢?我心头一紧,看来,风沙让我们完全失散了。摸了摸裤兜,“北极宝鉴”和“镇妖鉴”还有那些随身带着的铜钱都在,我急忙摸出来,占了一卦,卦象一如既往,没有什么明确的指示,我不禁有些气馁,自己这占卦的本事,看来还得修炼几年才能派上用场。
  好在,裤兜里不单有这些东西,还有一包烟,摸出一支来,放在唇上点燃,深吸了一口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情绪稳定了几分。
  黄妍缓慢地朝着我行来,轻声问道:“罗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有些难住我了,我用力地抽着烟,完全不知眼下该如何是好了,仔细地想了一会儿,抬起头,道:“先和胖子他们汇合之后再说吧!”
  黄妍抿嘴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找胖子,我现在的确是这个念头,因为,饮水和食物甚至替换的衣服,都在胖子那边放着,如果不找到胖子,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坚持多久。
  我来到黄妍身旁,轻声道:“你背上的伤怎样了?”
  黄妍摇头:“已经没事了。”
  “让我看看。”我说道。
  黄妍急忙躲了一下:“真的没事了。”
  我不知道黄妍是害羞,还是的确已经没事,想了想,见她不愿意,也就没有勉强,轻轻点头,道:“那好,我们走吧!”
  黄妍“嗯!”了一声。
  周围全部都是黄沙,不过,通过沙丘的形状,多少能够判断出风向如何,我记得,在狂风中,我一直都是顺着风在走,所以,现在迎着风向行,应该没错,虽然,我不知道胖子他们是怎么走的,但眼下,也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来赌一把了。
  我检查了一下,我们两人身上的食物和饮水,食物只剩下了我包里的一些方便面和饼干,水剩下一壶,和一桶易拉罐啤酒。
  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能支持多久,我摇头苦笑,现在也只能期盼尽早找到胖子了,我和黄妍的话都很少,在这个时候,两人都没有什么心情说话。
  脚踏着黄沙,缓慢地行走着,白天,烈日的暴晒,让光着膀子的我,异常难受,感觉肩膀和后背火辣辣的疼,好像让烤熟了一般。
  黄妍一直跟在旁边,走了半日,太阳落下,落日的余辉显得很美,我却无心欣赏,只感觉,此刻的气温让我舒服了许多。
  但接下来夜晚的寒冷袭来,却让人更加的难受了,水很少,我们都没有喝,嗓子里干的像是要冒火,我原本想晚上赶路或许会好点,这几天正是月明之时,月光下,周围倒也不算漆黑。
  不过,因为没有穿衣服的关系,寒冷却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再加上,缺少食物和饮水,让体力得不到及时的补充,疲累袭身,我根本无法支撑身体,再坚持夜晚行路的体力消耗。
  无奈下,我们只好刨了个沙坑,在里面睡了。
  夜晚我冷的厉害,黄妍显然也不好受,她的衣服都被丢了,上身只有一件外套,想来也不会太过暖和。
  夜里,黄妍看着光着上身的我,轻声说道:“罗亮,太冷了,要不,衣服我们两个人披着吧?”
  我摇头一笑:“你还有伤,不用。”
  “那你着凉怎么办?”她说着,拉开衣服的拉链,裹在了我的身上,将身体紧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