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水淋在黄妍的背上,原本红肿发炎的伤处,在水接触的同时,逐渐开始泛起白色的泡沫,随后,鲜血渗出,染红了黄妍的背。
  黄妍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同时手捏在了我扶在她肩头的手腕上,传来阵阵疼痛,没想到她那纤细的手指,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道。我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和已经咬出血的嘴唇,心里明白她此刻承受的痛苦,没有作声,只是静静地替她清洗着。
  随着鲜红的鲜血越来越多,红肿的后背,竟是缓解了不少,我翻了翻包裹,医用纱布早已经没有了,只好将外套的里衬扯下来,在水里洗了洗,分成两块,一块用来给她拭擦血迹,另一块用来包裹伤处。
  擦干净血迹,正当我想要替她将伤处包裹好的时候,黄妍却突然开了口:“罗亮,我想洗个澡,可以么?”
  “呃……当然可以!”看着黄妍的长发已经被尘土和沙粒包裹的和一块毡片,我露出了笑容。
  她的精神不怎么好,苍白的脸上,落下许多汗珠,嘴角上湾,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微笑着点了点头,随手将手摸向了腰带处。
  “我先去那边的房间等你……”我说着,忙起身迈步。
  “罗亮,别……”
  “……”
  “你转过身去就好了,我一个人害怕……”
  “这……”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回头,苦笑道:“我说姑娘,我可是个处男,这样的诱惑,你就不怕我控制不住?”
  “我信的过你!”黄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虽然我背对着她,看不到她的面容,不过,估计她是在笑吧,或许,脸上还会泛起一丝羞红。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已经传来了黄妍脱衣服的声音,隔了一会儿,便听到了撩水的声响。
  说实话,这种状况,还真的有些煎熬,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于一个漂亮姑娘的身体,若说一点幻想也没有,那完全是扯淡,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回头看上一眼,最后还是强忍住了。
  “罗亮!”黄妍轻声唤道。
  “嗯!”我答应着她,从兜里摸出了烟点上,吸了一口。
  “你说,我们会找到胖子他们吗?”
  “谁知道呢,我们可能找不到他们,不过,或许他能找到我们。”我笑道。
  黄妍沉默下来,隔了一会儿伴着水声,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以前,我总觉得自己过的很辛苦,小的时候,缺少父母的陪伴很孤单,长大了又因为是女孩的关系,被束缚的太多,我考警校,想做一个警察,现在想来,并不是我崇拜警察这个职业,只想证明给父母看,我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让他们不要过多干涉我自己的事……”
  我抽了口烟:“其实,你的父母和天下的父母一样,都是在关心自己的孩子而已,对于女孩,父母的关心是要多出男孩一些,这个或许是从远古到现在的社会遗留问题,也或许是生物本能的问题,我们都是俗人,避免不了这些,只要知道他们都是为你好,就行了……”
  “嗯!”黄妍又说道,“是啊,以前不理解,现在我好像懂了一些,我以前总觉得他们好烦啊,可现在却好想他们,我们能回去吗?”
  “应该……能吧……”说实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些底气不足,因为,黄金城的诡异,完全超出了我自己的想象,乔东升是《隐卷》传人,和我们术师一脉而出,他又是自幼便接触这些,不像我,二十几岁才接受了爷爷的传承,即便他们因为没有虫纹而受到许多限制,但在我想来,乔东升的本事,只会比我高,而不会在我之下,何况,他们当年来的时候,身边的能人一定不少,他都没有出去,那我呢?我真的能出去吗?
  “爸爸和妈妈已经没有了姐姐,如果我也会不去的话,不知道他们会怎样。”黄妍的声音之中,伴着一丝哭腔,不过,随即便被笑声所取代,“如果真的回不去,我只希望,他们能够忘记还有我这个女儿,不会那么伤心吧。有的时候,我感觉我好自私,我甚至在想,如果一直留在这里,也许也挺好的……”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接黄妍的话了,她指的“挺好”我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我能给她承诺么?我正在犹豫了的时候,突然,脖子上被一双白嫩的手臂环绕了上来,同时后背也接触到了黄妍软绵绵的身体,我心下一惊,急忙抓住了她的手腕,转过了头来。
  眼前的黄妍,光滑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出浴后的她,头发变得柔顺,脸也干净了,又变回了那个漂亮的姑娘。而且,那沾染水痕的身体是那般的诱人,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急忙后退了两步,这才看清楚,黄妍的裤子已经穿好,但上身却是光着着。
  我呆呆地盯着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只到烟头烫到了手,这才急忙甩开,脸瞬间变得发烫,我急忙甩了甩头,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口中急忙说道:“对不起……”说着,低下了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