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出租车司机或许看到了我的表情,低声轻叹说了句:“家里的老人都是这样,儿行千里母担忧,没事常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正天忙事业,唉,我儿子也是这样!”
  我这才注意到,出租车司机,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阿姨,或许,作为同龄人,她最能理解母亲的心情吧。面对她,我只能笑着点点头,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雨幕中,母亲的身影渐渐被雨水阻隔,再也看不见了,我的心情也逐渐的平静下来。买了火车票,踏上行途。
  从省城到东北,要坐近四十个小时的火车,在硬卧车厢那低矮的床板上度过两天两夜,我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迷糊了。中途给战友又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尽快回去,先让他妹妹来接我,我不想麻烦他的家人,就拒绝了他的提议,不过,这小子却说就这么定了,接着就挂了电话,让我都来不及多说什么。
  下了火车,踏上了内蒙最北面的呼伦贝尔地区,身处在一座草原腹地的城市,虽然同属内蒙地界,但这里的风土人情,与我所在的城市完全的不同,不禁让我眼前一亮。
  出了车站,,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在车站旁边的小饭馆要了两个小菜和一碗米饭,服务员用很怪异的目光看我,笑着问了句:“外地的吧?”
  我茫然点头。
  她说:“我们这边做菜的量,和你们可不同,你确定你能吃得了?”
  我自信地笑了笑,点点头。开玩笑,咱可是兵哥哥出身,能吃是一项基本功,两个菜,还能搞不定?可是,当菜上来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才知道了什么叫东北大盘,这里一个菜顶得上我们那边五个,两个菜完全够我吃三顿以上了。
  服务员看着我的表情,笑容中带着分外的得意,我有些尴尬,也没说什么,揪了筷子,就低头猛吃起来。
  半晌过去,当我肚子已经装得满满的,低头看着那两盘依旧没有减少多少菜发呆之时,手机响了。
  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之后,我还没有说话,便听到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说道:“是罗亮大哥吧,我是苏旺的妹妹……”
  苏旺正是我以前的战友,没想到,电话里他说让妹妹来接我,并不是戏言。正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女服务员那戏谑的眼神,便借着这个电话,结账走了出去。
  在我出门的时候,这位服务员还跟了出来,高声问了句:“帅哥,还有很多,你不打包吗?”
  “送你了!”我回过头说了一句,在她的笑声中,加快了脚步,真是有些受不了这位热情的东北妹子了,完全不顾及我这脆弱的自尊心。
  来到电话中约好的地方,在车站门前的警用移动屋旁边,看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眼前的人,个头大概一米六五左右,长得白白净净,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淡蓝色的牛仔裤,背着一个淡粉色的小包,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十分的养眼。
  这让我十分的意外,记忆中苏旺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两天不碰刮胡刀,他那一脸的胡渣子便会十分茂盛地显现出来,犹如钢针,真没想到,他的妹妹,居然如此漂亮。
  我走近了,还未等我说话,她就先开了口:“你就是罗亮大哥?”
  我点了点头。
  “长得真年轻,我哥一直说他的班长是大学毕业后当的兵,我还以为要来一位大叔呢,没想到看起来,和我也差不多嘛,比我哥小多了。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苏佳文,罗大哥叫我小文就行。”她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说的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与苏旺那一口东北味,完全的不同。
  “小文你好。”我伸出了手,对她笑了笑,说道,“我读书早。”
  她在我的手上轻轻一握,我只觉得触手冰凉,还没来得及仔细感觉,她的手便已经拿开,张口说道:“罗大哥还没吃饭吧,我们先去吃些东西吧。”
  说罢笑着要帮我拿包,我急忙摆手,这种事,岂能让女孩子帮忙。听她提起了吃饭,又想到方才那位东北妹子的笑声,不禁有些尴尬,摇头说道:“我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