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黄妍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待她脸色恢复正常之后,整个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方才的情形她也看到了,或许是再一次的刺激,让她变得有些麻木,亦或者真的吓坏了。
  我的心头也是发紧,看着黄妍如此,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还是仔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惊慌之中,并未太过留意李二毛的死状是不是和之前一模一样,所以,想要确认一下,来到李二毛掉入的房间,猛地推开了门。
  黄妍面色一紧,抓在我胳膊上的手,都用了几分力。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效果居然出奇的好,黄妍顿时轻松了下来。
  我有些诧异,扭头一看,却傻眼了,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李二毛那已成碎肉,满地内脏和鲜血的尸体,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如果不是鞋上的血迹还没有干的话,我甚至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真的经历过那些,瞅着黄妍脖子上被李二毛掐出来的红痕,我捏了捏拳头,回头又瞅了黄妍一眼,她的眼角带着泪痕,脸上却泛起疑惑之色。
  “罗亮,之前……”
  我摇了摇头,没有让她再说下去,我知道她想问什么,她之前呼吸困难,看到那副情景,应该只是瞟了一眼,必然不如我看的真切,此刻,她显然是在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对此,我不想骗她,也不想多做解释。
  黄妍见我如此,便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该怎么办?
  我在心中问了自己一句,却没有任何答案,面对这种诡异的事,我以前所学,好似已经完全没有用了。
  万仞、北极宝鉴、虫术……这些平日间用来对付各种邪物阴煞之物的东西,在这里完全没有用。黄金城种种诡异之事,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不知道之后还有什么在等着我,我甚至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再见到一个李二毛。
  用手揉了揉眉心,让自己紧绷的神经略微舒缓,我迈步朝着面前的屋子走去。黄妍猛地抱紧了我,轻唤一声:“罗亮!”
  我知道,她是怕我也被砸成肉泥,不过,之前第一次李二毛冲入房间的时候,我想跟进去,虫纹却发出了警示,这一次却没有,我现在没有什么能够倚仗,但对于虫纹护住的效果,还是信赖的,便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道:“别急,你在这里等着。”
  “不要!”黄妍使劲摇头,随后,抿了抿嘴,“我和你一起去。”
  我看了看黄妍,轻轻点头,这里应该是没有危险的,因为对虫纹的倚仗,让我有了一博的信心,而把黄妍留下,也的确不是一个什么好主意,万一当屋门关住,再次打开的时候,她消失了怎么办?
  之前或许我不会这样想,就是在李二毛讲出他被王天明和陈含抛弃的时候,我甚至还相信了他的话,但现在我却不这样认为了。这里的每个房间都透着诡异,同样的门,重复开关一次,所面对的情况便会不同,估计李二毛是错怪了王天明了,说不准,他们也正在找他。
  我握紧了黄妍的手,缓缓地迈步行入了面前的屋子,脚掌踏击在地面上,一步,两步……
  一直走到了中央处,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松了一口气,虫纹没有发出什么警示,我的心里还是悬着的。
  黄妍抬头朝上方看了看说道:“罗亮,这也太奇怪了……”
  我苦笑,我们没事,在证实我推断的同时,也证明了这里是没有规律可循的,毫无规律,便无法掌握到离开的方法,对我来说,更是一种打击。
  “走吧,到前面再看看。”生机虫是可以用来找出路,但这里的出路显然和以往不同,一直在变化,生机虫现在已经没用了,反而不如虫纹警示危险的能力好用。我拉着黄妍的,迈步朝这前方行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我的心里一直在考虑李二毛的事,对于李二毛突然出现,又再度死亡,到底是一个时间点的循环呢?还是李二毛被复制成了两个?这个问题一直让我想不明白,至于幻觉这种事,早已经被我排除了。
  这么逼真,甚至到现在,鞋上的血迹都没有干,怎么可能有这种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