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现在我感觉,自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只能随意乱走着,凭着碰运气来寻找一些线索了。
  只可惜,走了约莫两个多小时,身体已经感到了疲惫,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我们好像一直在重复走着同一段路一样。
  黄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轻声说道:“罗亮,我们休息一下吧。”
  “嗯!”我点了点头,同时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门,打算,到下一个房间休息,然而,当我打开房间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尸体好像已经腐化,却没有气味传出,我仔细地看了看,这才发现,这尸体并非是腐化,准确的说,应该是被腐蚀掉了,尸体身上一半皮肉一半白骨。
  透过尸体上面的坑洞,可以看到里面残缺不全的内脏,在内脏和皮肉上,一些混着血迹的粘液还在蠕动着,不时泛起一个泡泡,随即便破裂,发出轻微的响声……
  黄妍只看了一眼,便扭过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我也觉得有些反胃,强忍住了,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这尸体已经被腐蚀的面目全非,甚至脸胖瘦都不好判断,更别说是认出是谁了,只能勉强地看出,应该是一具男人的尸体。
  我不由得又想到了李二毛说过的话,他之前说,他加到过杨敏,也是被腐蚀的不成模样,只是当时,被他后来所说的话,和死时的惨状所震惊,忽略了这一点。
  杨敏会出现在这里,那么,这具男尸又是谁?可能是李大毛吗?我正思索着,黄妍的声音传了过来:“罗亮,我们走吧!”
  看到她不适的模样,我点头嗯了一声,站了起来,就在我打算带着黄妍离开的时候,突然,虫纹却发烫起来,同时,我发现黄妍的脚下有些异状。
  “黄妍!”我喊了一句,猛地抓紧了她的胳膊,将她扯了过来,就在黄妍刚刚离开原地,地面突然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一条黏糊糊的虫子从孔内钻出,猛地张开了嘴,对着上面便咬去。
  它的嘴呈现原型,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牙齿,这并不是最让我吃惊的地方,让我吃惊的是,这东西的嘴居然突然变大,大到可以一口吞下一个人。
  一击失败之后,它迅速缩小,又回到地下,黄妍却吓得小脸煞白,我将她护在墙角,手握万仞,凝神戒备着。
  虫纹上的灼热却在此刻缓缓的退去了。
  难道是走了?
  我丝毫不敢大意,感觉自己的额头已经出汗,汗水顺着眉毛落到睫毛上,视线之中,出现了一个水滴,我却不敢去拭擦,紧紧地盯着周围,等待着这东西下一次出现,但等了良久,这条怪异的虫子,却再没有出现过,而且,它方才爬出地面时,开的那个拳头大的孔,居然诡异的开始愈合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孔完全地消失,地面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罗、罗亮,我们还是走吧!”黄妍快哭出来了。
  “好!”我也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了,抓紧黄妍的手,挪着身子来到了身旁最近的一道门,猛地把门推开,正要迈步进去,整个人突然便是一滞,感觉呼吸也噎在了嗓子里,黄妍也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在我们对面,那间房间里,同样站着两个人,也是一脸惊讶的模样,这两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两个人身上的衣服穿的不伦不类。
  男的头发很长,长相英俊,女的看起来要比男的年轻,也十分的漂亮。
  他们同样很是吃惊地看着我们,那个女的,嘴张得极大,几乎可以放进去一颗鸡蛋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房间的正中央处,此刻看到我们,那男人拉起女人,便朝着我们跑来,速度极快,手中摸出一把短剑,和我手中的万仞一模一样。
  我下意识地一抬手,猛地把门关紧了,在关紧的同时,听到一声呼喊:“不要!”
  随着屋门关紧,那两个人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黄妍吞咽了一口唾沫,身体机械地转了过来,望向了我:“罗、罗亮,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掉到地上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艰难地说了一句:“我、我也不清楚……”
  “我刚才好、好像看到你……和、和我自己了……”黄妍瞪着双眼,盯着我,声音带着哭腔说出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