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半日过去,黄妍似乎已经很习惯地带入了妈妈这个角色里面,而我对于爸爸这个角色,却有些不自然,看到她们这样盯着我看,我倒是有些尴尬起来。
  “爸爸,是真的吗?”或许半晌没有听到我说话,四月走过来,拉住了我的手问道。
  我顿了顿,轻咳了一声,勉强,道:“是……吧……”
  四月顿时又笑了。
  黄妍拉起了四月的手:“看,妈妈说的没错吧?”
  “嗯嗯!”四月使劲地点头。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好像已经完全地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把周围的一切都忘记了,而我还在苦恼着,对于走出去,我完全是没有信心,更没有把握。
  我摇摇头,又习惯性地将手摸向了烟盒,但看到里面只剩下的三支,又犹豫了一下,将烟盒放到了裤兜里。
  “该吃晚饭了……”这个时候,四月开了口,说着,就朝着一旁的房间行去。
  黄妍看到四月要走,忙揪住了她,轻声问道:“四月,妈妈和爸爸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难道妈妈和爸爸不去吗?”四月疑惑地望向了我们。
  看着四月纯洁的眼神,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之前,每次提起这些,四月都说不清楚,我还以为,这小丫头故意隐藏着什么,但现在看来,倒是我自己多想了。
  黄妍扭头望向了我,看她的眼神,我知道,她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我微微点头,随后走了过去,四月很自然地便抓起了我的手,大步走到面前的门旁,一抬脚就将门踹开了。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朝前行去。
  跟着四月在房间里不断行走,她有的时候直行,有的时候转弯,有的时候,甚至是调头回去,弄的我和黄妍都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我一直在默默地急着四月带我们所行的方向。
  看着四月随意地走动,似乎根本没有怎样考虑,而且,她所行过的地方,虫纹均无反应,完全是安全的。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姑娘不简单了。
  黄妍的脸上也泛起了惊疑之色,她轻声问道:“四月,这些路,你都记熟了吗?”
  四月疑惑的抬头看向黄妍:“妈妈,你说什么路啊?”
  “就是,每个房间该怎么走,你都记得住吗?”黄妍解释了一下。
  “记这个干吗?”四月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似乎特别不理解黄妍的话。
  “四月,那你是怎么知道晚饭在哪的?”我看着黄妍这种问法,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来,便换了一种方法问道。
  四月抿嘴一笑:“晚饭会告诉我它在哪里啊。”说罢,又悠闲地迈步前行。
  晚饭会告诉她?对于四月的这个回答,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想再询问什么,但看着四月这副模样,又作罢了,既然她能找到食物,到了那边看看情况,或许便会有答案也说不准。
  由四月带着我们,又行过十几个房间,四月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身前的门说道:“我们到了。”
  我和黄妍互视一眼,看到她脸上的茫然之色,我便知道,她和我一样,均没感觉到前方的门有什么特别,也看不出什么玄机来。
  四月松开了拉在我手上的手,走到了前方,伸手去推开了门,就在四月推门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虫纹陡然变热。
  我急忙喊道:“四月,小心!”说着便想抓她,但门已经开了,她迈步走了进去。黄妍急忙追上了她,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前方的房间,不再是我们一直见到那种四四方方的房间,而是一个长方形的房间,看起来要比身后的房间大出三四倍,在房间内,有一张横贯房间的长桌,长桌的桌面上,摆满了各种食物和水果,甚至一些银制的酒杯中,还飘着酒香。
  在长桌两旁是排列整齐的木椅。距离我们不远的的木椅上,此刻,正爬了几条虫子,贪婪地吞噬着桌上的食物。
  看到这虫子,我的头皮便有些发麻,这东西正是我们之前见过的吞噬被腐蚀尸体的虫子。看到这万一,我便打算带着四月和黄妍离开。
  这时四月却猛地喝了一声:“该死的虫子,又来偷我的晚饭!”说着,从衣兜里抓出了一把绿茵茵,好像豌豆一样的东西,对着虫子便丢了过去。
  我心下大惊,黄妍的脸色也是极为的难看,她急忙去抱四月,我向前踏出一步,挡在了她们的身前,手中已经抓紧了万仞,同时,随时准备着动用虫盒。
  我原以为四月的举动会激怒这些虫子,岂料,那绿色的小豆子砸在虫子上的瞬间,虫子口中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听起来十分的怪异,虫身也好像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般,开始帽起了烟,随后,那些虫子不停地翻滚,好像想要夺路而逃,却又找不到地方,最后,未见明火,却慢慢地化成了灰烬……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半晌都回不过神来,那么厉害的虫子,居然,就被一个看起来还不满十岁的小女孩用豆子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