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什么要来了啊,四月,你说清楚……”黄妍看到四月刚才还是一张笑脸,突然就变了脸,拉着四月追问起来。
  “妈妈不要问了,快来不及了,快些走吧……”我看到小丫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心中顿时感觉有些不妙,这个时候,虫纹也开始发热,甚至变得有些滚烫起来,我当即抱起了四月,喊道,“黄妍,快走,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爸爸,这边……”四月在我怀中很乖,伸手指了指右边的门。这屋子里,总共有六道门,四月所指的,是我们身后不远处的一道门,并非我们进来之时那道。
  “黄妍,走!”我又喊了一句,黄妍急忙朝着四月所指的门跑去,一把推开,冲了进去,我也紧随其后,跟着迈步进入,就在我的脚,刚踏进屋门的瞬间,地面突然泛起一些绿色的泡沫,紧接着,这些这些泡沫越来越多,而且还伴着水开了的响声,一阵阵恶臭同时飘来,只吸入一口,我就感觉自己有些头晕,虫纹瞬间延伸身体把我包裹严实了。
  “妈妈快关门……”四月大声喊着,同时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黄妍在关门的瞬间,一阵刺耳的声音陡然传来,说不出是什么声音,但极为的难听,这个声音刚入耳,我便感觉到浑身的鸡皮疙瘩泛起,头昏脑胀,差点晕过去。
  “砰!”
  门关上了,黄妍直接倒在了地上,我的脑袋疼的厉害,勉强将四月放下,额头上冷汗就已冒出……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四月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我知道黄妍肯定出事了,想要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一下也动不了,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顶破脑壳钻出来一般,感觉自己的头都要裂开了,我使劲地咬着牙,抱着脑袋,同时,腹中一阵翻腾,刺鼻的腥臭,直接冲入鼻腔之中,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一仰头“哇!”的一声,吐出了一股黑色粘稠状液体……
  我知道“十字灭门咒”又发作了,也不知是隔得时间太长没有发作,让我已经失去了对咒术的抵抗力,还是这次咒术发作起来,份外的厉害,我总感觉这种头疼的感觉极为难忍受,几乎让我昏厥过去。
  “爸爸,妈妈她怎么了……”四月过来揪着我的胳膊,看来是想让我去看黄妍,我现在连站稳都有些吃力,被她一拽,直接“噗通!”摔倒在了地上,我想对四月说些什么,但张了两次口,都未能说出话来,一张口,那股味道便让人窒息难受……
  “爸爸,你怎么了?”四月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完全地失去了知觉。
  黑暗中,时间完全没有概念,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耳边隐隐听到了哭泣之声,好像是四月的,我的脑子还有一些思考能力,但已经所剩不多,头虽然已经不疼了,却感觉有些发木。
  四月的哭声越来越清晰,我的感官渐渐地恢复了过来,睁开眼睛,只见她正坐在我和黄妍中间,脸上挂着泪痕,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喊爸爸,一会儿喊妈妈,就好像一个走丢的孩子一般。
  看到她这样,我撑着身体,想让自己站起,但依旧有些虚弱,这时,四月止住了哭声,急忙跑了过来,扶着我的胳膊,硬是将我的身体翻转过来,我挪着身子靠在了墙角,半躺着,看着跪坐在身边的四月,伸出手,擦了擦脸蛋上的泪珠,笑了笑说道:“别怕,帮我拿一下水壶好么?”
  “好,爸爸!”四月站了起来,使劲地擦了擦眼泪,跑到水壶掉落的地方,拿了起来,递给了我。
  我深吸了几口气,漱了漱口,又灌了几口水,感觉好受了许多,仔细回忆之前的情况,我知道,今日“十字灭门咒”之所以发作起来如此厉害,应该与那屋中的气味和那怪异的声音有关系,至于和饮酒有没有关系,估计即便有,也不是很大。
  我不知道那些地下泛起的泡沫和怪声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候,也懒得询问四月这些,让自己的精神略微恢复了一点,我便将水壶盖好,望向了四月:“我睡了多久?”
  “好久了……”四月小嘴一扁,眼泪又滚落了下来,“妈妈出事了,都流血了,好吓人,该怎么办啊……”
  “我过去看看!”我扶着墙,试着站了起来,身体虽然还是没什么力气,不过,已经好了许多,迈步来到黄妍的身旁,只见她侧身到底,长发散乱地铺在地上,脑袋枕着自己的胳膊,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地上有一摊血迹,竟然是她流的鼻血。
  看着她的胸脯微微起伏,虽然不太明显,却能够感觉的出来,她应该暂时没什么生命危险,只是,这样晕着一直不醒,也不是个办法,我拿出虫盒,将生机虫倒入银碗中,画好虫阵,洒到了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