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接过来,打开水壶盖,递到黄妍的嘴唇前,她喝了几口,便抬手推开了,缓声说道:“罗亮,我感觉好困。”说着,她的手抱在了我的腰上,头靠在我的胸前。
  我看着四月,有些尴尬,正想说话,四月却托着自己的小脸,歪着脑袋看着我们,嘻嘻一笑:“妈妈和爸爸抱的好紧……”
  被四月这么一说,黄妍的脸突然一红,挪开了身子,轻声说了句:“罗亮,我还想睡一会儿。”
  “好,你睡吧!”扶着她睡下,我离开了床边,在屋子了转了转,休息了一会儿,已经让我的体力恢复了一些,看着这件屋子也有六道门,我便随意地走了过去,打开一道试了试,开门之前,前方出现的屋子,依旧是四道门,空荡荡的屋子。
  我关上了门,颓然地坐在了地上,在这里待着,总好过再踏入那些重复的房间中,我现在有些担心胖子,也不知道他们会怎样。但这个地方没有电,手机是无法开机的,即便开了机想来,也不可能有什么信号吧。
  想要联系上他,怕是不太容易了。
  四月走了过来:“妈妈睡了!”
  我点点头。
  “爸爸,你怎么了?”四月一双圆圆的眼睛盯着我。
  “我……”我苦笑摇头,“没什么,四月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吗?”
  “嗯!”四月点头,“每天到了开饭的时间,就去吃饭,然后,就在这里睡觉,要不就去外面走走。”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不知道呀!”四月说着,在我身旁坐了下来,居然盘着腿,像是老僧入定一般的姿势,手肘放在自己的腿上,单手托着下巴说道,“我就是突然想出去走走,就看到爸爸和妈妈了。”
  “就这么简单?”
  “是啊,难道很复杂吗?”
  看着她单纯的眼神,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许,在四月的眼中,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为,她原本就出生在这里,生活在此地,这里的一切才是她所熟悉的,对于我们这些外来者的思想,她应该并不是特别的理解吧。
  所以,她的世界观和我们不同,感受也完全不一样,我们不理解的事,在她看来,应该是最为正常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突然感觉这个孩子很是可怜,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四月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我正想说几句安稳她的话,却突然被噎在了嘴里,心里猛地反应过来,四月根本就不需要我安慰什么,她的生活虽然孤独,但应该是充实的,在这的地方,她的心态应该比我们这些外来者要好的多,需要安慰的不是她,反而是我自己。
  因为丢不开外界的那些东西,所以,我们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而四月却不存在这些,我所言的外界的人和事,对她来说,应该只是一个美丽或者丑恶的故事吧。
  安慰的话说不出口,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望着四月纯真的眼睛,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四月,你会唱歌吗?”
  “会的,妈妈教过我。”四月点头。
  “那你唱给我听好不好?”
  “嗯嗯!”四月认真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突然不好意思的一笑,“对不起爸爸,我给忘记了。”
  “忘记了?应该不止一首吧,换一首就好了。”我说道。
  “都忘记了……”四月低下了头。
  这孩子看起来是十分聪明的,不可能连歌词都记不住吧?我不禁有些疑惑起来,难道是她的父母离世太早?所以,她没有记住?但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太早的话,四月年纪太小就一个人生活,可能语言能力都会退化,不可能如此清楚流利的和我们对话,带着心中的疑问,我柔声问道:“怎么忘记了呢?是不是四月那个时候太小了?”
  “嗯!”四月点头,抬起手在自己的脸蛋上揉了揉,又笑道,“还是很小的时候,妈妈教过我唱歌,后来爸爸死了,她就再也没唱过歌了……再后来,妈妈也死了……”
  看到四月的笑容只见伴上了一丝伤感,我搂住了她细小的肩头,让她靠在我的身上,笑着说道:“那这样,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好……”四月露出了笑容。
  “咳咳……嗯嗯……”我清了清嗓子。
  “咳咳……嗯嗯……”四月也学着我的模样,还抹了抹自己的脖子。
  看到她可爱的模样,我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张口唱道:“咱,当兵的人……”
  刚唱一句,四月就突然笑了起来,弄得我这个音乐细胞不发达的人,直接便把一首歌夭折在了开头的半句歌词上,转过头,望向了四月,只见她夸张的笑着:“爸爸好有意思,都是冰了,怎么还能是人,这歌好怪啊……”
  “呃……”我本想解释几句,这个“兵”不是她理解的那个“冰”,正要开口,看到她笑的如此欢乐,解释的心思突然就淡去了,也跟着笑了起来,“的确是很怪的歌……”
  或许是四月清脆悦耳的童声,感染了我,听着她的笑声,看着她的笑脸,我大笑出声,没有任何压抑,完全地释放着这些天胸中的郁闷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