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儿时,我的身边,便有许多这方面的传说,记得,有一次天空的云层突变,整团黑云中,只有一缕由上至下,延生到了地面,人都说是这是龙取水,当初我也不太明白,不过,后来证实,只是龙卷风而已,但报纸和电视的报道,并而已完全让人相信,即便知道是龙卷风,也有不少人认为是蛟龙作怪。
  自幼的接触中,让我对这个词十分的敏感,因此,对于胖子所言,不由得上了几分心。
  胖子却捏紧了拳头:“娘的,如果真是这玩意,老子真想宰了它。”
  看到胖子脸上带出的怒气,我颇感差异,忍不住追问了一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你没和我说过?”
  胖子看了我一眼,又回头瞅了瞅林娜和黄妍,低声叹道:“我奶奶的脸,你是知道的。”
  我轻轻点头,李奶奶那张脸,见过的人,是不可能忘记的。据说李奶奶年轻时长得十分漂亮,所以,才会因为容貌被毁,而隐居到了大山的老林子里,对此,我也是唏嘘不已,却不知因何事导致,关于这种伤心旧事,我也不好多问,李奶奶没有提起过,我更没有问过胖子。此刻胖子提到,我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沉眉问道:“难道,这和李奶奶有关?”
  胖子轻叹一声:“这件事,我也是听长辈说的,小的时候,我问过一次奶奶,但是她没有说过。”
  “难道和龙有关?”我又追问。
  胖子微微点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
  我答应了一声,静静地听着,胖子的声音不大,却正好能够让我听到,他所言的故事,是一个关乎少女的。
  他说,以前在老林子边上的山村里,从外面搬来一个老头,老头是个算命的,据说很准,很受当地人尊敬。
  老头没有妻子,只有一个女儿,这女儿长得十分水灵,白白净净,不像普通大山里的妹子,在周边村子,都是远近闻名。
  虽然,同样是老头和女儿相依为命,但这家人却过的很幸福,老头不是杨白劳,他的女儿也不是喜儿,即便有黄世仁出现,老头的手段也十分了得,简单几招就收拾的服服帖帖。
  因此,老头的女儿一直在无忧无中长大,后来成家,嫁得的男人,也是一表人才,家资颇丰。
  原本他们以为,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可是,不想后来的十年动乱来临,女子夫家因为有海外关系,还是地主,无疑成了被批斗的对象,女子的丈夫每天脖子上挂着铁丝,铁丝的两头还拴着砖头,膝盖下跪着由满是枝杈的干木头,这东西,可要比戳版厉害多了。
  如此折腾下来,她的丈夫脖子上的铁丝经常勒到肉里,膝盖上的皮肉,也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这还不算,还要每天面对其他人的辱骂和殴打。
  一个本是公子哥出身的读书人,心理防线没多久就被击溃了,最后背着女子,偷偷在驴圈里上了吊。
  留下了女子和一个儿子,女子没有办法,开始一个人生活,拉扯儿子,家里没了男人,什么事都得靠她自己,他们搬回了老家的村子里住,虽然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但是,这里的乡亲们却对她颇为照顾,至少,也不用再每天招人白眼了。
  但老家村子里的水井深的很,而且,离家也远,还需要爬两个坡才能到,她一个女子打水也成了难事,所以,她每次担水回家,都只维持家里日常用度,至于洗衣服之类的,便在井边解决。
  这天女子又在井边洗衣服,天冷水凉,又恰逢月事倒放,女子因为小腹疼痛,居然晕倒在了井边,等她醒来的时候,看到有经血顺着裤管流到了身旁的水中,而这水居然正朝着井里回流。
  这口井全村人都在这里吃水,她怕把井水弄脏,就忙去清理,却不想,慌乱中,碰到了水桶,经血直接被冲到了井里,女子爬到井边看的时候,经血混着水,已经完全地落了下去。同时,沾染了经血的井水突然好像开锅了一般,开始翻滚,还未女子反应过来,一条龙尾直接从水井里甩了上来,抽在了女子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