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胖子还想说什么,我摆手,道:“好了,你们都闭嘴,让我好好想一想。”
  胖子闭上了嘴,却朝着林娜扬了扬下巴。
  我回头瞅了林娜一眼:“林娜,你先等一下,一会儿我再拉你起来。”
  林娜点头没有说话。
  我摸出了一支烟,点燃了,深吸了一口。胖子看到我这样,正要开口,我瞪了他一眼,他闭上了嘴。
  我吸了几口烟,站起了身,仔细地判断了一下刚才走过的地方,现在我必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的话,面对这种完全看不见的路,根本没法走。
  挪了一下身子,站到方才没有走过的地方,我静静地看着之前站立之处,又猛地了两口烟。
  “罗亮,你在搞什么鬼?”胖子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我没有理他,蹲下来,将还剩半截的烟放到之前站立之处的上方,缓缓地松开了手。
  烟被风吹离,偏移了些许距离,但并不影响什么,看着带着火星的烟,缓缓地下落,我双目紧盯着,只见那烟头落到与我脚掌持平的地方,我的心猛地紧绷了起来,它没有停顿,继续朝着下方落去,看着这个结果,我松了口气。
  黄妍和胖子却同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说罢,胖子看了黄妍一眼,又望向我:“罗亮,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点点头:“不过,还不能完全确定,我再试试!”
  我又挪到了之前没有行过的地方,用脚探了探之前所踩之处,果然空了,用手摸了摸,正好是一个鞋印记大小,我顿时明白了过来,不过,手指触及之处,捏起来,居然感觉好像完全没有厚度一样,比纸还薄,这让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打颤,我们原来一直都行走在这东西上面,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用“如履薄冰”这个词,显然是不足以形容了。
  这些,我没有和他们说。而胖子已经好像看明白了什么:“难道,站过的地方,就不能再走了,会变空?”
  结合四月的话,再看胖子和林娜遇到的情况,加上我之前所做的实验,已经完全可以判断这种推断了。
  只是,虽然推断有了,也十分符合逻辑,但我依旧心里没底,这不是什么自信不自信,主要在这种地方行走,给人心理的压力太大了一些。
  想要完全的不在意,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先把李娜拽了起来,又和胖子商量了一下,由我在前面探路,他在后面用绳子把四个人都绑到一起,彼此保持的距离不能太近,以免所行的路造成重复,但也不能太远,万一出现意外无法彼此施救。
  原本我想抱着四月,不过,黄妍怕我在前面探路不方便,商量了一下,便由她抱着。这一次,我们更加的小心,行起路来,也愈发的慢了。
  连续走了几个小时,前方翡翠色的树越来越近,我开始吃惊起来,原本我以为这树并不是很远,到此刻,才明白过来,这树的大小,根本就不能用常识中的树来比较,距离它越近,我越是感到震憾,起先,还能看清楚树的全貌,到后来,便只能头顶那碧绿色发光的树枝和树叶,而距离树杆的位置,竟然还是遥不可及。
  这树大的竟然有些无法衡量。
  此刻,我们已经看不清楚下面的黑云了,兽吼之声,似乎也已经远去,不管下面是否真的有所谓的龙,我都没有兴趣去知道,现在只想赶紧走到树杆处,找到四月所说的书。
  四月兴许是累了,爬在黄妍的身上早已经睡着。
  在通体碧绿的光线照耀下,我们周围全部都是一片绿色,抬起头,树叶在风中微微晃动,如同无数绿色的星星一般,份外的好看。
  黄妍和林娜已经完全被这番美景所吸引,两个女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她们的眼神之中,便能感觉到那赞叹之色。
  而我和胖子,却完全是被震住了,这么大的树,听都没有听闻过,更别说见过了。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树杆终于近了,树杆却不像是树杆了,而像是一堵不见尽头的巨大城墙……
  胖子和我对视一眼,说道:“罗亮,咱们不是见到树的祖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