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望着床上的小文,我不禁又想到了昨夜她说的那句“真是个可爱的班长”,总感觉,好像我们才刚分别不久,躺在这里的不应该是她。思来想去,我始终无法对这个热心的姑娘完全无视,便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大姑的电话。
  大姑听我说过情况之后,都没用我直接说出来,便说帮我去找爷爷,我知道这让她十分为难,可能会在老爷子那边受到不少委屈,但口中想要道歉的话,却是如何也说不出来,总觉得和自己的亲人说这些话,有些矫情,最后,只是说了句:“谢谢大姑。”
  我不知道大姑是怎么做到的,也不清楚,老爷子对她是如何的态度,总之,没过多久,我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接通后,先是大姑的声音,她说爷爷要和我说话,随后,就听到了老爷子的声音。
  在伴着咳嗽声的询问中,我将这边的事与老爷子仔细地说了一遍,老爷子那边半晌都没有回话,沉默了半晌,爷爷开了口,他说他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以前见过类似的事,都是人已经死了,现在人活着还出现这种问题,实在是第一次听说。
  在他的记忆中,好像以前接触的那位《隐卷》传人偶尔提起过一次,但并不详细,唯一给我的建议,就是让我用“虫术”中的“生机虫”和“引尘虫”来试一试,或许有更多的发现。
  挂了电话,我多少还有些迷茫,老爷子给我的信息还是太少了,虽然给出了一些建议,现在却无法使用。
  虫的样子太像药粉了,身在这重症病房,医院是不可能让我在这里使用的,如果我提出来,估计便是苏旺和他母亲那边,也不会同意的。
  我有些烦恼地揉了揉额头,突然,头又疼了起来,冷汗瞬间便滚落而下,我急忙朝着卫生间跑去,惊得一旁的护士用十分怪异的眼神望向了我。
  这一次,头疼没有伴随呕吐,多少让我觉得有些庆幸,不然的话,走出卫生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突来的口臭,或许只能说,自己偷吃了臭豆腐?我摇头苦笑,自己身中咒术的事还没解决,现在又参与到了苏旺家的事里来。
  我甚至在想,是不是我的到来给苏旺家带来了这种霉运,爷爷是个术师,但他一生虽然说不上凄苦,却过的极为孤独。奶奶死了,和大姑断绝了关系,如仇人一般,与我父亲之间虽然没有出现什么情感上的裂痕,但这父子两人的理念完全不同,坐到一起,不出三句必然会吵起来,每次的结果都是我父亲气鼓鼓的离开,以至于现在我父亲基本都不怎么回去看爷爷,也只是每月让人稍一些生活费给他。
  爷爷一生如此,那我呢?我不禁心里泛起了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总之很不好受,可是,我才刚刚踏入术师的门槛,我都没做过什么事,非要说的话,也就是给张丽的男人李二下了一次煞,但是,我这浅薄的煞术,最多也只是让他收到一些惊吓而已,为什么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越想越乱,不知道小文这突来的灾难到底是不是与我有关。我木然的坐在小文的床边,看着这个此刻异常安静的姑娘,脑袋有些空。
  下意识地从怀中摸出了烟,放到了唇上,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又把烟丢回了烟盒,说实话,我的心里现在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该不该再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可是,我有的选择吗?我不禁又在心底默默地问了自己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