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苏旺和他母亲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候,老人的面色明显好看了许多,望向我的眼神,也隐含着一种别样的光亮。
  我不禁有些犯傻,不知道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到老人不再那么愁容满面,总归是好事吧。我忙站起身,笑着对苏旺的母亲喊了一句:“阿姨!”
  苏旺的母亲露出了笑容,忙说道:“小亮,你坐,坐下说话。”
  “阿姨您坐!”当着长辈的面,岂能我坐着说话,基本的礼貌,咱还是有的,我扶着苏旺的父母坐下,只见她双眼泛着亮光,望向了我,带着几分期待和迫切问道,“小亮啊,你真的能治好小文吗?”
  这突来的问题,让我的脑袋有些发懵,不过,随即我就反应过来,定然是苏旺说了什么,愣了片刻之后,我尴尬一笑:“啊呀,小文的病情现在还比较稳定,治愈的希望是很大的,这个现在我还无法做什么保证,不过,您放心,我会尽力的。”
  苏旺的母亲听我说完,脸色略微暗淡,但已经没有了出去之前时候的模样,轻声说道:“好,有希望就好!”
  “阿姨,您先坐,我这人烟瘾大,这会儿憋得有些难受,我先出去一下。”我实在不知该找什么借口,便随意提了一个,看到苏旺母亲点头,便拉着苏旺走了出去。
  一来到外面,我便忍不住了,沉着脸对苏旺说:“你到底和阿姨说了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能治小文的病了?”
  “班长,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看我妈那样子太让人心疼了……”苏旺的脸上带着几分愧疚,五大三粗的他,这个时候眼中居然泛起了泪光。
  望着他这副模样,我心中的一丝怒气也跟着淡了下来,看来,他现在承受的压力实在很大,我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道:“我知道你的用心,但是,万一阿姨知道了真相之后,怎么办?”
  苏旺借着擦胡渣子上面的汗水,抹了一把眼睛,长吐一口气,脸上又泛起了烦躁的神情,伸手到兜里掏烟,摸了半晌,这才抬起头,望着我,露出一丝苦笑说道:“班长,给根烟。”
  我摇了摇头,拉着他出了医院,在医院大门派的大理石台阶上坐了下来,点了两根,递给他一根,深吸了一口,随着烟雾从口中吐出,这才开口说道:“你打算一直就这样瞒下去吗?能瞒多久?”
  苏旺用力地吸着烟,一支烟顷刻的时间便被他吸完了,随后,又从我手上拿了一支,用烟头对着点燃,这才露出一抹无奈的痛苦说道:“我也不知道,山东那边的生意谈黄了,家里又出了这样的事,小文她……”说到小文的时候,他明显地又紧张了几分,顿了片刻这才又说道,“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着苏旺这样,我十分理解他,若单是小文病重的话,或许他还不至于如此乱了方寸,没有接触过我们这种行当的人,突然遇到这种超出自己对这个世界认知范围的人,都会很烦躁吧,何况,出现这种情况的人,还是他的亲妹妹。
  我现在也琢磨不准自己能为这个战友做些什么了,按照爷爷说的那样,用“虫术”试一试吗?我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我知道,在医院里,肯定是不能这样做的,计算试也要等到小文出院之后。可是,她现在这个情况,能出院吗?如果出了院,万一身体状况恶化了怎么办?
  我也烦躁了起来,将手搭在了苏旺的肩头,轻轻拍了拍,将烟一丢,唾了口唾沫说道:“或许,我真的能帮上点忙……”
  我刚提到这个茬,苏旺的身体便如同触电一般,猛地一颤,陡然站了起来,差点被将我撞倒,他圆睁着双眼,盯着我,神情十分激动:“班长,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有办法吗?”
  这小子的脾气,一直都这么毛躁,是个急性子,我这才提了一句,他就坐不住了,看着他,我有些无奈,轻轻摇头,道:“你能不能坐下说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