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情急之下,我奋力一脚朝着怪物的胸口踢去,一脚踏在怪物的胸口,同时,接力让自己迅速跃起,堪堪地躲过了怪物的双爪。
  不过,一切并未结束,怪物一抓不中,一仰头,脑袋又朝着我撞了过来,我握紧万仞护在身前。
  “砰!”
  怪物的脑袋撞在了万仞的剑刃上,我直接被撞飞了出去,万仞也因为反弹,在我的手臂上划出了一条口子。
  我整个在地上翻滚出四米多,这才停下,身上的骨头好像被撞的散了架,但眼下,完全顾不得疼痛,下意识地就爬了起来,同时口中高声喊道:“胖子,我的包!”
  我的话音未落,怪物却又冲了过来,它好似不会声,但脚掌踏击水面,溅起的连环水花,却给人极大的压力。
  我紧咬着牙,这怪物的攻击方式,很是单一,还是如之前那边,先用牙咬,然后用爪子挠,吃一次亏,学一次乖,这一次,我不敢像之前那样硬碰,先是侧身躲过了怪物的脑袋,然后,趁着怪物双爪未至的情况下,用力地撞向了它的腰腹间,同时,万仞抬起,对着它的手腕削了下去。
  怪物被的手直接飞了出去,我的脑袋却有些发懵,方才一撞,好像让人在头顶瞧了一木棍似的。
  怪物的另一只爪子,这个时候又挥到了。我堪堪躲避,却还是慢了几分,只觉得后背一凉,接着一阵刺痛传来,好鲜血顺着就流了下来。

  “砰砰砰……”
  一阵枪响声传来,同时伴着胖子愤怒的叫骂声。
  那怪物的两只眼睛先后被胖子打爆,冒出的却是绿色的水,胖子来到了我的身旁,满脸焦急:“你没事吧?”
  我看着胖子的惨白的脸色,就知道后背的伤一定是极重的,不然的话,胖子不可能吓成这样,强忍着疼痛,扭头看了一下,虽然看不清楚后背,但从延伸到腋下的伤口来看,伤口至少也有一公分深。
  那怪物这时,静静地蹲在了地上,一动都不动,被我削断的那只手,正在缓缓地长出来,胖子想要上前,我揪住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黄妍正在朝这边跑过来,我咬了咬牙说道:“把包给我,你去照顾她们。”
  “可是……”
  “给老子滚。”我瞪起了眼,“这东西你对付不了,你能照顾好她们,就是帮我了。”
  胖子不是个矫情的人,此刻眼睛瞪得极大,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把装有虫盒的包往我怀里一塞,说道:“放心,我安顿好她们就过来帮你。”
  我没有说话,把万仞放到口中咬住,看了看胳膊上的伤,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古代战场拼杀的时候,士兵们用的都是刀,首领才用剑了,这剑的确不如刀好使,如果万仞是一把匕首而不是短剑的话,之前和怪物缠斗的时候,就不可能误伤到自己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抛开脑子里的杂念,把装有“聚阳虫”的瓷瓶掏了出来,用蘸了血的手指,直接在瓷瓶上画了虫阵。
  “砰!”

  盖在瓷瓶上的盖子,直接被里面的虫给撞飞了出去,红色的“聚阳虫”狂喷了出来,几乎笼罩在了我的全身。
  当初,老爷子教我虫术的时候,就说过,虫纹传承者,用自己的血画虫阵的话,会极大的提升虫的威力,但虫会变得极难控制,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失控,伤己的情况,当然,这指的都是直接攻伐用的虫。
  像“聚阳虫”这样强化自身的虫,会是什么效果,我还不清楚,因为老爷子也没有用过,他年轻的时候所处的年代不同,极少用虫和人争斗,所以,“聚阳虫”他用的很少,更别说用血画虫阵了。
  今天我算是“吃了一回螃蟹”,虽然不知道是第几个吃的,但是,对于我们祖孙两,我算是第一个。
  “聚阳虫”包裹全身的瞬间,身上陡然滚烫起来,便好像全身都被灼烧,而且,不单的身体表面,连骨头和内脏都好像被焚烧起来,这种疼痛,我以前根本就没有感受过。
  手指的指甲开始不受控制的崩裂弹飞,鲜血飞溅出来,我感觉自己要死了一般,或者说,这会儿甚至希望自己快一些死去,如此,不用承受这种痛苦比较好,咬在万仞上的牙齿,我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耳朵里都能听到自己牙齿崩裂的声响。
  “罗亮……”身后传来黄妍哭喊的声音,我却无法回答她。
  “爸爸……”是四月在呼喊,但声音好像显得越来越远,疼痛已经让我的感官变得微弱起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突然,身上的伤口处又是一阵剧痛,随后,疼痛犹如潮水一般,袭卷而来之时,虽然猛烈,退去的时候,却也极快。
  陡然间,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头脑也逐渐变得清醒,感官也比以前不知道强出了多少倍。
  低头看了看,虫纹已经遍布全身,变作了烈火一般的炙红色,就连身上的伤口,也自动闭合起来,只有一条不容易察觉的红色痕迹。双手那崩飞出去的指甲,也长出了新的,简直便如同重生了一次一般。
  那怪物这个时候已经又恢复了过来,甚至比之前还强壮了几分,身高达到了三米多,近四米,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