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耳畔好像断断续续的还能听到一些声响,有惊叫,有咒骂声,还伴着一些哭声,但我已经无从分辨具体是谁发出来的了。
  偶尔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胖子的喘气声。
  就这样,断断续续,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清醒又什么时候失去知觉,对于过了多久时间,更是完全不明白。
  再度有知觉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平房在一个地方,胖子他们在一旁商量着什么,想要张口说句什么,但还没开口,半睁开的眼皮只看到黄妍那张焦急的脸,还未具体看清楚,就又没了知觉。
  如此反复几次,终于这一次,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能够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了,此刻,我们所在的地方,好像还是在树洞里,不过,已经不在之前那广阔之处了,好似处在一处小房间内。
  周围有一些摆放的东西,小部分看起来像是日常用品,大部分却不清楚是做什么用的,杨敏正在研究着什么,提着一支笔,不断地写写画画,黄妍爬在我身旁正在熟睡,胖子和林娜好似在交谈,只有四月注意到了我,她正手托腮帮子盯着我看。
  瞅见我睁开了眼睛,急忙爬到了我的身前:“爸爸,你没事了?”
  我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嗓子里却是火辣辣的疼,最后,无奈地一笑,“嗯!”了一声,还想再询问些什么,脑袋一晕,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娘的,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杨敏,你看清楚了?别是什么人故意写了忽悠人的。”胖子站在杨敏的身旁,认真的问道。
  “没错的,潘伟伦、林洪德、王道明、张漫天,这几个人我不怎么熟悉,不过,赵会莉、康桐、潇笙、田然,他们几个,以前和我很熟的,他们的笔迹,我都认识,不可能弄错。”杨敏解释着。
  “真的?”胖子把四月的口头禅都抢了过去。
  “胖哥,你怎么就不信我,都问了多少遍了,我有必要骗你吗。”杨敏面露不快。
  “咳咳,杨家妹子,这个,我不是不相信你……主要是,这事太玄乎了……”胖子面露尴尬,最后转移话题,指着墙壁上的一个名字,说道,“这个产地车是什么东西?”
  我早已经醒了过来,一直听着胖子和杨敏的对话,听到“差地车”的时候,顺着胖子所指之处望去,只见,在墙上刻着一个名字“Candice”,我不禁摇头苦笑,忍不住说道:“什么产地车,那是英文人名,翻译过来,应该是读坎迪斯。”
  说出一句话,嗓子一阵发疼,忍不住咳嗽起来。四月正坐在我身旁睡着,听到咳嗽声猛地醒来,焦急地看着我:“爸爸,你怎么了?”
  胖子听到了我的声音,也急忙跑了过来:“罗亮,你醒了?来喝点水。”说着,把水壶凑到了我的身前,我抬起手,喝了一口,伤口却被牵动的有些发疼,低头看了看,伤口居然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一道血痕在,并无缝合,居然有这样的效果,我不由得一呆。
  胖子看着我,似乎明白了我心中所想,笑道:“你都睡了大概六七天了,每天醒来一会儿,也是迷迷糊糊的,神志不清,喂你点吃的和水,就又睡了,当然,伤口好的这么快,和丫头也有关系。”
  我疑惑地看了四月一眼,四月甜甜一笑:“爸爸,你没事了吧?”
  我笑了笑,微微点头,随后对胖子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会用你的虫,说是每天用少量的生机虫,能帮你恢复,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问她,她也不说,是不是你教的?”胖子倒是反问起我来。
  我心中颇感诧异,对于虫的事,我一直都没有和四月替过,她怎么会用生机虫的?不过,联想起四月用的那些怪异的虫,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应该是她生父教她的吧,我正想问问四月的父亲是不是乔东升,不过,还没开口,便想到这丫头肯定是不会说了,干脆没有问出来。
  “爸爸,你是不是生气了?”看到我这样,四月显然是误会了,紧张地看着我,说道,“我不会画虫阵,不敢多用,每次就一点,你有虫纹,用虫的效果应该比普通人好得多,不知道对不对……”
  “哦?”听到四月的话,我更为惊讶,没想到小家伙居然懂得这么多,“四月,这个,你怎么知道的?”
  “爸爸以前说过,我记下的,不过,一直没用过,有些怕……”四月低下了头。
  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没事的!你做的很好!”
  “真的?”四月双眼发亮。
  我点头:“真的!”
  四月甜甜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