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杨敏所说的地方,距离这里大约有半日的路程,当然,这只是我们根据上面的描述大概判断出来的,具体要走多久,还不清楚。
  众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休息一日,明天再走,这段时间,胖子的身体已经没有像之前那般发热了,用他的话说,是被那怪物吓出了一身臭汗,把该出的汗都出了,所以,就不用再出了。
  这话有些扯淡,不过,我也找不出合理的解释,便由着他说了。
  众人睡下,我感到了一丝燥热,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不由得在想,难道说,是胖子泛热的毛病传染给我了?
  心里想着,却没有睁眼,听着胖子的鼾声,逼着眼睛想让自己快些入睡,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最后,干脆坐了起来。
  但当我坐起之后,才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见,他们几个睡的都极为安稳,安稳的甚至有些过分,尤其是胖子,他的睡相本来是极不好的,现在居然也十分的安稳,睡的很是香甜,除了鼾声略大些之外,连磨牙和说梦话的习惯都没有出现。
  更为怪异的是,他们几个都在出汗,身下已经一滩水渍,脸均是红扑扑的。来到四月身旁,只听她在喃喃细语,但听不清楚具体说什么,我轻轻拍了拍她,唤道:“四月!”
  连着唤了几声,四月都没有反应,我的心里不由得的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急忙抱起了她,在我抱起四月的瞬间,感觉到周围的光线好像微微闪了一下,诧异地抬头,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正当我要低头之时,突然注意到一旁摆着的东西,好像有些不对劲,在这个类似屋子的树洞中,有许多看起来不知用途的陈设,起先我们还研究过,后来,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用途,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
  一直以为,只是一些装饰,但此刻看来,却好似并非这么简单,在屋子里,呈圆形的墙壁上,挂着如同镜子一般的铜饰,造型比较古朴,但表面十分的粗糙,根本没有镜子的效果,当我抱着四月挪动离开四月之前躺着的地方之时,这些东西居然也跟着挪动的位置,只是,便宜的距离非常小,如果不是光线使然,根本就不可能被发现。
  看来,胖子他们身上出现的问题,就是这些东西在作怪了,我把四月抱到了外面,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感觉脸上的温度有所下降,也不再那么红了,摸了摸,虽然比正常情况略微热一些,却已经不甚明显。
  心下略松,又进去把黄妍、林娜、杨敏都搬到了外面,最后抬胖子的时候,费了老劲,差点伤口又崩裂,不过,总算是把他们都抬了出来。
  看着他们的体温渐渐地恢复正常,我又来到屋中,那些铜饰完全安静了下来,好像我刚看到是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我坐在屋子里静静地看着,我没有受到影响,不知是虫纹,还是自己一直没有睡着的关系,不过,虫纹并没有发热,看来这些东西的危害不大。
  最近,总是听到胖子说口渴,我还没有注意,现在想来,便是这东西的原因了。我伸手摸了摸那铜饰,触手温热,没有什么不适,开了慧眼瞅过,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研究了一会儿,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又将目光放到了其他不知用途的铜器上,这些东西,似乎都有关联,却又似乎完全没有什么联系,放的位置,也和风水方位完全沾不上边,更不像是什么阵法。
  虽然心里知道这些东西,肯定不怎么简单,却依旧弄不清楚,无奈下,我只好走了出来,静静地等着胖子他们醒来,或许,杨敏会知道些什么,毕竟,最近她一直在研究那些笔记。
  按照笔记里说,那些人在这里逗留了很久,这些铜器和铜饰,未必和他们无关,即便不是他们弄来的,他们肯定也有所研究。
  摸出了一支烟点燃,静静地抽着,连着抽了几支,四月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左右看看,有些茫然:“爸爸,我们怎么在这里呀?”
  “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我摸着她的小脸问道。
  四月看了看自己,轻轻摇头:“没有呢,就是有点渴。”
  我点点头,进到屋中把水壶拿出来递给了她。小家伙抱着喝了几口,打了一个饱嗝,对着我笑了笑。
  随后,胖子他们都醒了过来,胖子愣愣地看着自己躺着的地方,瞪大了眼睛:“罗亮,这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他说着又瞅了瞅旁边的三个女人,轻咳了一声,道,“你不是……”
  “少扯淡。”看着这货又要说些没用的,便拦住了他,随后,和他们说了一下之前的情况。
  胖子听罢,一拍大腿:“娘的,我说最近怎么不怎么出汗了,原来都他娘的睡觉的时候出了,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地方潮了,敢情是因为这个?”
  杨敏的眉头也蹙了起来,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我看到杨敏的神色有异,便走了过去,轻声问道:“杨姐,你有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