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他轻声说道:“对不起班长,让你看笑话了。”
  我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只要你没事就好,其他的,不用说了!”
  他苦笑:“班长,其实我是真的怕这些,当初我爸走的时候,就闹过这么一处,我半夜里……”
  苏旺接下来,给我讲了一件,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说过的事。
  他爸去世的那年,他才十岁,小文六岁,他母亲一直与他奶奶不怎么和睦,连带着,苏旺的父亲,也和奶奶那边的亲戚极少来往,因此,父亲去世后,奶奶家都没有人来管过他们,只是白天来帮着下棺之后,便走了。
  夜里的时候,小文病重发了高烧,苏旺一个人留在家里守孝,那个时候,家里很穷,又住在村里,院子里没有灯,所以,只点了两只白色的蜡烛。
  棺材的正面,对着窗户,苏旺十分害怕,就爬在窗户上看着棺材前摆着的父亲的遗相,父亲的眼神依旧是那么的慈爱,让他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好似,对于外面世界的漆黑,也不那么害怕了一般。
  他静静地等着母亲和小文回来,就这样趴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苏旺说他就以那种爬在窗台上的姿势睡去了。
  农历十月份的天气,东北这边已经很冷了,夜里的气温基本上都是零下五,甚至更低,他只感觉一阵阵凉风侵袭,让他不由得打起了哆嗦,被冻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窗户前出现了一张脸,脸上带着微笑,正看着他,好像还想伸手去摸他,但是,又有些犹豫。
  苏旺没有看太清楚,以为是母亲回来了,揉了揉眼睛,顺口问了句,妈,是小文怎么样了?
  “小文没事,你妈就快回来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一句普通的回答,让苏旺也没多想,就又爬了下去,但是,趴下去没多久,苏旺就猛地反应过来,方才那声音,好像正是父亲的,他急忙抬头,却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依旧是白色的棺材,白色的蜡烛,还有那张镶在相框里父亲的黑白照片。
  苏旺愣了良久,惊出一身的冷汗,睡意全无,但是,年幼的他,不敢去想,也不敢出门,急忙低下头,拼命地想要让自己睡去。可是,不管怎么样,他就是睡不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一句:“别怕,爸爸会陪着你的!”
  这句话一句,苏旺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抬起头,却发现,爸爸的脸正对着他,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好似还有一丝心疼,苏旺吓得直接就尿了裤子,大叫了一声,跑出了屋子,他拼命的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与到了正抱着小文回来的母亲,直接扑到母亲的怀里,就晕了过去。
  待到苏旺醒来之后,已经是白天,他正躺在炕上,母亲守在他的身边,外面,父亲的棺材已经被人抬到了巷子中,正在做着葬礼的一些事。
  看着一脸憔悴的母亲,苏旺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母亲说,他这一睡,就是五天,高烧不断,醒来几次,也一直在说胡话,把人都吓坏了。他告诉母亲说,他看到了父亲的脸,还听到了父亲在说话。
  但是,他母亲却告诉他,那并不是他的父亲,只是有人恶作剧,把父亲的遗相放在了外面的窗台上,他那个时候,刚好醒来,误以为是自己看到了父亲。
  这个解释,看起来十分的合理,周围的人,也都相信这个是事实。但是,苏旺却说,他自己知道,这不是事实,那天,他的确看到了父亲,不是看到了遗相,只可惜,他当时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无人相信他,这件事,也逐渐地被他埋在了心里,也成了一个恐惧的源泉。
  自那之后,他们就搬了家,但是,他依旧很怕黑,尤其是晚上,特别怕一个人处在没有光线的地方,不过,在部队锻炼了几年之后,他的这个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但是,这次突然看到小文,内心的恐惧,便又一次被唤醒,让他根本就无法控制。他和我讲完这一切,整个人已经正常多了,不过,脸色依旧很难看,苦笑更浓了。
  “班长,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家里,发生在我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