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张丽从嗓子里发出了一种不似人声般的闷叫,好似异常惊慌,猛地跳起,朝着亮灯的小屋便跑了过去。我喊了两句,她却浑如不觉,这时我也注意到了手掌似乎摁着了什么东西,低头看了一眼,瞬间便感觉自己的头发根根倒竖而起。
  眼前,密密麻麻地蟑螂、蜘蛛,各色虫子从身旁爬过,有得还顺着身体想要爬上来,我现在终于明白张丽为何会那般害怕,原来风中的“沙沙”声响,就是它们爬动的声音,我也是忍不住怪叫一声,跟着张丽追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小屋,我的心差点都从嘴里蹦出来,顺手关紧屋门,虫子的声音,似乎被挡在了外面,但小屋的玻璃上,却爬满了虫子,张丽吓得钻到了屋中仅有的一张桌子下面,我强作镇定,大概地看了一眼屋中的情形,只见眼前的小屋并不大,四四方方,大约十平米左右,在屋子的正南面,挂着一个铜制的十字架,十字架下面,是一张长桌,桌上放着两座烛台,上面的烛光照亮了周围,桌子下面,便是瑟瑟发抖的张丽。
  周围窗户的玻璃上,虫子越聚越多,任凭外面狂风大作,它们依旧爬得十分稳固,好似想要钻进来一般。
  我一切已经完全地超出了我的认知,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如此,但我也大概的明白,这里不可久留,便拉起张丽,想要离开,可是进来时很容易推开的屋门,这个时候,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我使劲地踹门,门却丝毫不动,张丽在一旁用那种刺耳的声音在尖叫,我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就在这时,爷爷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我的耳中,好似他在喊我的名字,我急切的想要回应,外面的风却突然更加猛烈起来,虫子被一只只卷起,使劲地撞击着玻璃,发出如同冰雹敲击在铁板上的声音,我拼命地张口喊着:“爷爷!”同时抱紧张丽,俯下身去,什么都不敢看,心里只求爷爷能够快些来救我。
  忽然“哗啦!”一声巨响,所有的玻璃尽数碎裂,碎玻璃和虫子被风卷着,洒落的到处都是,我都感觉到虫子要钻入自己的鼻孔耳朵,好像浑身上下都有虫子在爬动一般,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至今难忘,就在我以为自己这次一定要死在这里之时,一声大喝传来,正是爷爷的声音,随着爷爷这声断喝,虫子和碎玻璃好像突然害怕了一般,被风卷起朝着那十字架而去,靠近那里之后,骤然消失,屋门也随之打开,我和张丽直接跌落了出去。
  张丽此刻已经晕倒,爷爷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声,很快,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我抬头看清楚爷爷脸后,一颗心才算是落回了肚子里。
  爷爷见到我们两个,脸色有些怪异,但没有责备,也没有生气,只是抓起我的手,又蘸了一些口水,在张丽的额头轻轻拍了拍,将她弄醒之后,说了句:“回家吧,以后莫要再乱来了。”
  待我们回到村里,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周围的小路清晰起来,张丽家人的呼喊声也在耳畔响起。
  最后,我们分别被带回了家,但这件事并不算完结,我说的话,没有人相信,村子里反而逐渐地开始传出各种流言蜚语,说什么罗家的小子把张家的哑女骗到山上做了那种事,连时间地点都十分明确,甚至还传言张丽怀了孕,由她父亲带着悄悄堕了胎。
  不管传言有没有证据,反正我和张丽算是出了名,得知这件事的父亲,直接赶回了村里,将我带到省城,甚至还把爷爷数落了一顿。
  爷爷没有解释,我也没有反抗,不单是怕父亲的拳头,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让我也心生寒意,对祖上的手艺多了几分畏惧,少了几分好奇,也不敢再留在村里。
  之后,我一直在省城读书,再没有回去过,虽然爷爷也会偶尔来城里看我,却已不会再提及祖上手艺之事。大学毕业后,我又去当了兵,学习和经历,使得我对儿时的事也逐渐淡忘,原本偶尔能够看到人身上一丝黑气的情况,也已消失。
  我一度以为,我这一生,便会在部队度过,再不会与祖上的手艺有半点瓜葛,却没想到一场突来的重病,不单让我提前转业,甚至又将我牵扯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