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挂了电话,我转过头,望向了苏旺的母亲,只见,她此刻将注意力已经又完全集中到了小文的身上,脸上的神色,又带了一丝哀伤,看来,昨天苏旺和她说,我能帮小文,在她的心里,并不如何相信的。
  我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她,其实,在我的心里,对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术师,本来就不擅长救人,更别说,我这个半吊子的术师,真的能救得了小文吗?
  我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怀疑。
  不过,昨天在家里看到两个小文,我仔细想过之后,倒是多少有了些眉目,爷爷说过,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为:主魂、觉魂和生魂;七魄为:天冲,灵慧,气,力,精,英,中枢。
  一般,民间说的丢魂,其实准确的来说,都是丢了魄,通过不同的表现,可以得出不同的判断,比如,浑身乏力,缺乏精神,便可能是丢了力和精,再比如,疯言疯语,便可能是丢了灵慧。
  七魄,在人的身上,便如同被一个固定频率的磁场所吸附,即便是暂时离开躯体,也会被吸扯,最终回到它该在的位置上,因此,普通的民间手段,叫魂也是管用的。
  但是,三魂便不同了,生魂是维持生机;主魂乃是思想和记忆;觉魂,自然便是行动和感觉。
  三魂七魄之说,在中医之中便有这个说法,甚至还给出了魂魄具体的居所位置,很是玄乎,当然,现在的中医,已经科学化,不再深入的去说这些东西。但以前国外的人,称呼中医为东方的魔法,也是不无道理的。

  而小文现在的状况,我觉得,应该是丢了主魂和觉魂,只有生魂在维持着她的生机,至于七魄中还剩下几魄,这个,我便不清楚了。按照她昨夜的状况来看,之所以在“小文”睡着后,又出来一个如同影子般的她,很可能就是部分的魂魄,因为失去身体的束缚,再加上主魂的沉睡,而导致的分离现象。
  至于之后小文醒来,那个影子便消失不见,也可以按着这个猜想说得通,毕竟,主魂乃是魂魄的根本,主魂醒来,分离出去的魂魄,自然会回来。
  只不过,我的这个推断,还没有办法去证实,现在也不敢确定。
  望着床上躺着的小文,和床边她的母亲,我低叹了一声,将手机收了起来,轻声说道:“阿姨,苏旺让我出去和他办点事,我先下去等他,中午我们再过来。您多注意休息,别累着,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
  苏旺的母亲站了起来,轻轻点头,说道:“小亮,你们有事就去忙,不用管我的,出去两个人开车慢些,不要着急!”
  我笑着点了点头,苏旺母亲一直将我送出病房,在我再三推辞下,她这才没有继续送。
  来到下面,等了一会儿,苏旺还没有来,无聊中,又点了一支烟,结果,刚抽了两口,便觉得嗓子难受,顺手丢了。
  又过片刻,苏旺的车,停在了医院门口,看到他正要下车,我对他摆了摆手,然后,快速地上了车,说道:“好了,别弄那套虚礼,有什么干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开车,我们去找你说的那个人。”
  “嗯!”苏旺点了点头,车没有熄火,直接踩着油门就走了。
  车上,他将哪个人的名片递给了我,我一看,上面写的是一个销售经理,真没想到,搞销售的,还有懂得这行的。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以前还是一个当兵的,按理说,一直接受的都是唯物主义思想,现在还不是踏入了这行,也就释然了。
  苏旺说的这个人,名叫王兴贤,我也只是从名片上了解到了他的名字,至于人如何,只能等一会儿见着了才知道了。
  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在一家中档饭店的门前停了下来。
  苏旺说:“就是这里了,我和他在电话里约好的,他说这里离他住的地方近,他应该提前到了。”
  我点了点头,让苏旺带路,两个人进入了饭店。
  现在这个点,饭店里的人很少,进来冷冷清清的,在靠窗户的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色灰白条纹的西装,带着一副黑边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长得也不错,用现在比较流行点的话来说,帅哥老了叫大叔,丑男老了叫大爷,这位应该是一位斯文大叔了。
  我们还没走近,他便先站了起来,面带微笑,很礼貌了的和我们打了照顾。苏旺很着急,加快了脚步,我也跟了上去。
  刚来到近前,这位大叔就伸出了手,先和苏旺握了一下手,又笑着望向了我,问我怎么称呼。
  我握着他的手说了句:“罗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