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斯文大叔脸上带着笑意,轻声说道:“这个只是一般的江湖骗子,或者是不通相术的人,才这样看。其实,看相有先天后天之说,一般男左女右说的都是先天,就是命理中这个人的一些轨迹,不过,人生是多变的,后天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单看先天,也不会十分准确。”
  他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我伸出的右手,看了一会儿,轻叹了一声说道:“难怪,难怪。”
  “怎么了?王大哥看出些什么来?”我此刻心头也是泛起了疑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哦,其实也没什么。罗兄弟先天是掌兵之人,按理说,这辈子该吃这碗饭的,不过,你这右手是不是小时候受过什么伤?”
  被斯文大叔这么一问,我倒是想了起来,当年和张丽去后山的时候,的确是右手被划伤了,不过,那个时候农村的娃都皮实,一点小伤也没人在意,在当时那种惊恐的环境下,我压根没把这点小伤当回事儿,事后如果不是因为当初那件事太过让人记忆犹新的话,这点伤是什么时候有的,怕是我也记不起来。
  看到斯文大叔认真的模样,我点了点头,笑道:“小时候顽皮,是伤过。”
  斯文大叔缓缓摇了摇头,道:“是了,这就是了。你这伤,正好落在后天命理纹上,把你的先天命理打乱了。”
  “那有什么影响吗?”这一句,是苏旺问的。
  “影响?”斯文大叔放开了我的手,“那自然是有的,而且,你这伤,已经让你的命理变得完全模糊,我这的微末的本事是看不出来了。不过,看这伤的位置,罗兄弟转业应该不足半年吧?”
  我心中又起波澜,这大叔的本事还真是不小,我转业还不足两个月,这不足半年之说,自然是对的,当即我便点了点头。
  斯文大叔又说道:“罗兄弟,你们说的小文姑娘这件事,你是肯定能帮上忙的,不过,你身上的问题,我这点本事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如何解,怕是还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自己去寻找么?”我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原本找他,就不是为了我的事,而是为了小文,倒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
  “你也别灰心,我虽然帮不了你,不过,我感觉,你寻找的方向还是对的。”斯文大叔说着站了起来,“饭就吃到这里吧,你们还有事,我也不好耽搁你们,电话旺子兄弟有,有事就打电话联系我。”
  “王哥,再坐一会儿吧,我们不急,吃了饭再说啊。”苏旺也忙站起来挽留斯文大叔。
  斯文大叔轻轻摆手:“不用了,其实来之前,我已经吃过了,你们两个先忙,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了。”
  苏旺眼见留不住,便没有勉强,而且,我们现在也不是闲人,只好让他走了。斯文大叔离开后,苏旺看着桌上还没动过筷子的菜,说:“吃完再走吧。”
  我摇摇头:“打包吧。”
  “好,听班长的。”
  苏旺叫来服务员,把饭菜打包,我们提着出来,因为他喝了酒,只好我开车,一路上,我都在想斯文大叔的话,他说我的贵人,能救小文,但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头绪,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救了她,不禁烦躁起来,这个时候,脑袋突然又疼了起来,几乎是瞬间,我的冷汗就下来了,胸口翻腾的厉害,呕吐的感觉,也异常强烈。
  “班长,小心!”
  苏旺的喊声,让我清醒了几分,强忍着疼,用力地踩住了刹车,车前,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个小孩,惊恐地看着我,只差不到一尺的距离,就撞上了她了。
  我也没理会车是停在道中央的,将车熄了火,下了车就在道旁的绿化带吐了起来。那个女人或许这个时候才从方才的惊恐中反应过来,大声地咒骂着,大概的意思是说我有病,喝了酒开车,在她的咒骂声中,还伴着孩子的哭声……
  她应该是看到我在吐,会意错了,我现在头疼的好像要裂开一样,嗓子里那腥臭的味道更是冲得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实在没时间理会她。
  苏旺在一旁不断地问我到底怎么了?还掰着我的肩头,想要看看情况,我将他退开,吐了一会儿,觉得好受了些,就在道边坐了下来,大口地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