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收好《术经》我下了楼,一支烟的工夫,苏旺的车来到了楼下。先下车的是苏旺的母亲,她一看到我,就面色紧张地过来抓起了我的手,神情很是激动:“小亮啊,小文全靠你了……”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的。”我拍着老人的手背安慰道。
  “妈,班长你还信不过吗?”苏旺或许是怕我言多必失,说着,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又道,“班长,来帮我把小文背上去,我送我妈去找住的地方。”
  来到车旁,他先将小文抱了出来,然后,扶到了我的背上。小文的身子,很软,很轻,一点都不觉得沉。
  “阿姨,那我先上去了,您早点休息,不用担心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小文应该就能醒了。”临上楼之前,我和苏旺的母亲打了一声招呼。
  “哎,哎!小亮,阿姨不担心。旺子,快去帮帮小亮,等会儿再送我也不迟!”苏旺的母亲有些担心地说道。
  “嗯!妈,你先在车上等着吧。”苏旺说着,跑去给我开门。
  我背着小文,一路上了楼,进屋之后,把小文放到了沙发上,让她躺好,这才对苏旺说道,“好了,你去照顾阿姨吧,一会儿你再过来。”
  “嗯!”苏旺用力地点了点头,“班长,全靠你了!”
  “别磨磨蹭蹭,快去吧!”我笑骂了一句,作势踢他,苏旺急忙扭头朝着楼下跑去。
  “这小子,门都没关!”我摇了摇头,站起来,将门关好,转过头来,望向躺在沙发上的小文,她依旧是那般的好看……

  安静的屋子中,只有我和小文两个人,她此刻昏迷不醒,也无人与我说话,因此,我的耳边只能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和自己走路时,裤子摩擦的响动,心里免不得生出一丝淡淡的孤寂感来。
  我将该准备的东西,全部都放在茶几,坐在了沙发旁的凳子上,考虑着接下来该如何做,当年老爷子给春秀姑姑“治病”之时,用的就是生机虫,不过,那时的春秀姑姑,和现在的小文完全不同。
  春秀姑姑当初是被煞气入体,清除起来,十分容易,而小文是生机已弱,需要用生机虫来加强她的生魂,所以,不能像春秀姑姑那般简单,需要将生机虫置入周身五行,也就是心肝脾肺肾,相应的位置。
  可如果这样做的话,就得脱掉小文的衣服,我不由得有些犯难了。
  此刻思来,老爷子在电话里问我小文是不是对我很重要,可能也有这层的顾虑吧。只是当时我对此并未多想,也没有提前去做这方面的准备,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太嫩了一些,对术师的手段和一些忌讳没有一个整体的了解,做不到老爷子那种信手拈来的境界。
  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问一问苏旺的意思,毕竟,我和小文细说起来,还不算是正真意义上认识,若是自作主张,让人误会了什么,便不好了。
  拨通了苏旺的电话,那边传来了汽车鸣笛和发动机的声响,应该还在路上走着。
  “班长啊,啥事?我正往回赶呢。”
  “阿姨已经安顿好了吧?”
  “我妈那边没事,已经安顿住下了,班长,你有急事吗?没有的话,我回去再说吧,就快到了。”
  我想了想,这件事,电话里,也说不清楚,等苏旺回来再说也好,便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点燃一支烟,静静地抽着,我发现,这几天我的烟瘾好像变大了,即便现在嗓子不舒服,却还是想抽几口,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安静一些。
  一支烟抽完,没过多久,苏旺在外面敲门,喊着让我开门。把门打开,让苏旺进来,递了一支烟给他,两人抽着烟,我将情况和他细说了一遍。
  苏旺听完,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
  我瞅着这小子的嘴脸,不由得有些急了,将烟头一丢,猛地站起:“旺子,你他妈什么眼神?是不是觉得老子是趁机占小文的便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不管了,你另请高明吧。”
  “哎哎!”苏旺也忙站了起来,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揪住了我的胳膊,“班长,别急啊,我又没说什么,你看你,我还不信你嘛,再说,你是那样的人嘛……”
  听他如此说,我的情绪平静了些,不过,看着这小子的眼神,总觉得他好似心里在想“你就是那样的人”,这让我很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