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情况,我已经和你说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又掏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
  苏旺的脸色也认真了起来,面上露出沉思之色,对于这样的决定,换做是谁,估计都不好痛快地回答出来,苏旺外表虽然粗旷,内心却与外表不同,所以,他现在的表现,倒是与我预想的一样。
  隔了良久,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屋中不开灯,已经有些看不真切了。我的眉头蹙起:“你小子到底决定了没有,再耽搁下去,就误事了。”
  “好了,班长,啥也不说了,我就把我妹妹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他……”苏旺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
  “我……”我又想开骂,却见这小子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模样,这骂人的话,便又被憋了回去,不过,他这一副要将小文托付终身的模样,却让我觉得有些别扭,我知道,现在天色已晚,如果再耽搁,另一个“小文”出来,事情就变得麻烦了,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滚出去吧,在门口守着,别让人来打扰我,我不叫你,你也别进来。老子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医者父母心,接生的大夫还有男的呢,这算个屁……”
  我说着,将苏旺赶了出去,这些话是对他说的,其实也是对我自己说的,不管如何,毕竟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做,即便那些接生的男医生,估计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忐忑吧。
  屋中再次平静下来,苏旺点烟的声音,从楼道中传了进来,让我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心安,将烟掐灭在烟灰缸中,我来到小文身上,将她抱了起来。
  现在正值盛夏,小文身上的衣服并不多,外面披一张薄毯,里面穿着一件长款系带睡衣。扶着她软绵绵的身子,我深吸了一口气,捏着系带轻轻一拽,睡衣从中打开,滑落两旁,一具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小内裤的白皙身体显露在了我的面前,让我这个在女人方面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不禁有些心跳加快。
  我尽量地让自己不去在意这些,将小文的身在平躺着放在沙发上,然后,快速地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瓷瓶,倒入银碗,用银筷画了几个虫阵,依次散落在小文的身体上。
  白色的生机虫在碰触到小文身体的瞬间,骤然散开,如滴水入棉一般,快速地渗入到了小文的肌肤之下,消失不见。
  这一幕,只是一闪即逝,却让我激动万分,要知道,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的使用虫,儿时看到爷爷给春秀姑姑“治病”那一幕,这么多年来,从未忘记过,我以前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用出这么一手来。
  随着虫的渗入到小文的身体,小文那苍白的面色出现了一丝红晕,便如同害羞一般,过了一会儿,红晕散去,肤色恢复正常,再没有之前的苍白感了。
  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虽然,这第一步看起来很是简单,过程也极为轻松,不过,我自己明白,方才画虫阵的时候,可是用了我全部的精力,如果稍有松懈,画错一点,便可能出现反效果。
  我现在心里有些感激起老爷子来,在我离开村子的最后一段时间,老爷子总是没事便让我画虫阵,我一直觉得这东西太简单了,就和写几个英文字母一样,有什么难的,直到此刻,方才明白,英文字母是给人看的,便是偏差一些,也能被人认识,而画虫阵,等于是给虫看,他们可不会猜你是画了个什么,若有差错,便会出乱子。
  我喘了几口气,拿起一旁的水瓶喝了几口,将装有引魂虫的瓷瓶从木盒中拿了出来,在手中攥了攥,老爷子这次让我用引魂虫,而不是引尘虫,看来,小文的问题已经很大了。
  引尘虫和引魂虫的名字虽然相似,但功能完全不同,引尘虫说白了,其实是用来指路的,因为虫的特殊性,使得它即可以给活人指路,也可以给亡灵指路,像小文这种状况,用引尘虫指引她离体的魂魄归为,也是一种办法,不过,之前因为弄不清楚她的状况,再加上小文还在医院,我不敢贸然去做,深怕万一弄不好,将魂指错了方向,到时候,非但救不了人,反而会害的小文完全将魂丢掉,想要找回来,就难上加难了。
  但眼下这种情况,条件虽然符合,用引尘虫也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可小文的主魂却被净虫伤过,已经无法用引尘虫了。
  至于引魂虫,便霸道多了,说是引,实则是拘,将魂强行束缚住,从而带回来,是属于攻伐之虫的别样用法,说起来,好似这也没什么,但是,魂魄这种东西,想要束缚住,是极难的,必须要密不透风地将它控住。
  而引魂虫本身也是会损伤魂魄,虽然不如净虫那般强势,但控制不好分寸,离魂魄太远,便束缚不住,离的太近,又会伤着,这就是其虫阵难画的原因。
  老爷子明白我这点“道行”是不可能如此精妙地把握引魂虫的,所以,才让我用虫纹来控制虫,在屋中读了半天的《术经》,我对这里面的东西,也明白了许多,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