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可能是医生吧。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谁,应该是我吧……
  我又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起来,男人的话,还在继续,可我已经听不真切了,眼前的光线,变得暗淡,逐渐倾向黑暗,我再一次失去了直觉。
  时间静静流淌,当我恢复知觉,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睁开眼睛,没有强光的关系,我适应了快了些,这次,也终于能够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了。
  我这个时候,正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在我的床边,苏旺坐着一个凳子,将头爬在床边正打着酣。
  我感觉口渴的厉害,想要叫醒他帮我倒一杯水,可是,嗓子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根本就喊不醒他,想伸手推他一把,胳膊却如同千斤巨石一般,麻木而无力,完全抬不动,也只有脖子可以轻微活动一下。
  我心中不禁有些害怕,难道我瘫了?可是,之前醒来,手臂还是能动的啊,我又试着挪动一腿,却也是动弹不得,不过,脚指头倒是有了和被子摩擦的感觉,这让我多少放心了一些,如果是瘫了的话,我的脚肯定是没知觉的,既然现在有知觉,那么,便说明,还没有瘫。
  这样挪动身体,使得我份外疲惫,困意上涌,忍不住又睡了过去……

  我昏昏沉沉地,感觉应该是又睡了一夜,醒来之时,苏旺正在一旁坐着,脸上带着愁容,胡子看样子又有几天没刮了,长度有一厘米左右,加上他本身生的皮肤有些黑,坐在我的身旁,猛地看起来,像是梁山好汉黑旋风似的。
  我看着他,不由得乐了:“好汉,我可是良民,不是狗官……”望着他,我开了一句玩笑。
  苏旺听到我的声音,急忙抬起头望向了我,眼中闪出一丝惊喜:“班长,你醒了?我都忍不住想再去叫医生了,他早上来给你检查过,说你这次不是昏迷,是睡着了,我还不信,嘿嘿……”
  “好了,别废话了,我有些渴,帮我弄杯水来。”说了两句话,我就感觉嗓子干的有些发疼,异常难受,开玩笑的心思也没了。
  “好好,班长,你稍等下。”
  苏旺说罢,忙着跑了出去,一会儿,端了一杯滚烫的开水过来,看着热气腾腾的水杯,我不由得笑骂了一句:“妈的,你是不是看我没死,想烫死我,那瓶矿泉水就行。”
  “哦哦。”苏旺急忙放下水杯,又去拿矿泉水。
  我支撑着让自己靠着床头坐起,身体一阵阵酸疼传来,让我不由得咧了咧嘴,不过,心里倒是轻松了几分,因为眼下这种情况至少证明我的身体没什么大毛病,不会瘫痪,昨夜的担心,可以完全抛开了。
  坐好后,接过苏旺递过来的矿泉水,拧了半晌,怎么也打不开瓶盖,看着自己还有些轻微颤抖的手,我忍不住摇了摇头,把水瓶递给了苏旺。
  苏旺拿过去,呆呆地看着我,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居然泛红起来,浸着几分水汽。看着他这幅模样,我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别一副哭丧脸,老子又没死,赶紧拧开,渴着呢。”
  苏旺抹了一把眼睛,急忙拧开瓶盖,把水递给我,嘿嘿一笑,说道:“我这几天没睡好,眼睛有些疼,班长你别多想。”
  我懒得听他的解释,仰头把一瓶水全部灌进了肚子里,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看着手背上还插着的输液针头,摇了摇头,又躺了下去。奶奶的,这次可亏大了,之前虽然我在《术经》上也注意到了用虫纹会有副作用,却没太在意,没想到,里面所谓的会消减寿元居然这般厉害,对身体的影响这么大,竟然连拧开一个矿泉水瓶都做不到了,太他娘的丢人了。
  苏旺也不知在想什么,说完那句话,就没有再开口了。
  我等了半晌,抬头瞧了一眼,只见苏旺正目光呆滞地看着窗户出神,我疑惑地朝窗户看了一眼,也没什么特别的,便喊了他一句:“旺子,想什么呢?”
  “哦,啊……没什么……”苏旺低下了头去。
  我不知道这小子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瞅着他这个样子,又问道:“旺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