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班长!”苏旺猛地站了起来,双眸有些炙热地看着我。
  他这举动,把我着实吓了一跳,正当我不明所以,有些发愣的时候,他却突然严肃地冒出一句:“谢谢你!”说罢,给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呆了呆,看着他突然认真的模样,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隔了一会儿,我摇头一笑:“好吧,这声谢,我领了,你可以正常点了吧?你这个样子,会吓坏病人的。”
  苏旺尴尬一笑,又坐了下来:“班长,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不过,这次我是真的,真他娘的没话说,以后你要是用的着兄弟,一句话,哪怕是要兄弟这条命,也借给你。”
  苏旺的话,说的虽然有点像电视里的台词对白,不过,那真挚的眼神,却让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发至内心的。
  我点点头,说了声:“好!”本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但手臂酸软,竟是有些够不着,也就作罢了。
  “小文怎样了?”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我问了出来,原本我等着苏旺主动说,结果,这货好似完全将这个事忘记了一样,提都不提。
  “小文没事,已经醒了,就在隔壁病房,她昨天还来看过你的,那个时候你没醒,我妈现在正在那边照顾她,我现在去叫他,对了,医生说你醒了要复查,你看我,把这个事都忘了,班长,你等等,我去去就回……”
  “哎,别……”我想喊住他,结果这小子风一般的冲出了病房,都没给我机会将话说完,我有些无奈地又在床上躺好。
  看着头顶的输液瓶,一滴滴地落下来,不禁有些泄气,这次本来是到这边寻找《隐卷》传人的,眼下都成了病秧子,看来又得耽搁一段时间了。
  床头跟前的柜子上,我的旅行包和手机都放在这里。我将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母亲打来的,虽然没有问苏旺,我也知道,这次我在床上躺的时间必然不短。
  拨了母亲的电话,好一会儿,才接通,电话里传来了母亲焦急的声音:“亮子,这几天出了什么事了?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能出什么事,我这不好好的。”
  “星期一你那个战友说你有事出去了,后来再打电话干脆没人接了,我和你爸都担心死了,没出什么事吧?”
  “星期一?”我有些发愣,刚才看手机的时候,我还留意了一下时间,这会儿是周六上午十一点,这么说,我已经睡了五天了?
  “亮子,怎么了?说话啊……”
  “哦哦,妈,我没事,这两天,咳咳……哪个,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和她出去玩了,手机忘记带了……”
  “哦?认识女孩儿了?上次你相亲见着的那个女孩儿,前天还来了咱们家一趟,你怎么连电话号都没留给人家,不过,算了,你现在认识的这个女孩儿是东北的吗?长得好看不?人品咋样?性格好不好?多大了……”
  “妈,只是刚认识,又不是您儿媳妇,不用这么查户口和身份证吧?”我太了解老妈了,只要一提这个,她对我的猜疑必然会丢掉,注意力立马转移,我若是不打断她,她必然会一直问下去。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不知道,你兰姨的儿子比你还小一岁呢,现在人家都有孩子了,你不知道,那天你兰姨抱着她那个小孙子,来我这显摆,就好像你妈我以后抱不上孙子似的……”
  “妈,你这又说到哪里去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是那种思想,这生孩子还有拿来比的?要是想要孩子还难啊?等以后我和你儿媳妇多努力一下,一年给你喷一个,不喷俩出来,不用几年,就够一个足球队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什么叫喷一个,和人家女孩儿在一起的时候,可不许这样说话,免得把人吓跑……”
  老妈说着,在电话那边,倒是自己笑起来了。
  我正想再说几句什么,却看到病房的门前,苏旺的母亲正扶着一个俏丽的身影站在那里,略显虚弱的身子,白净的脸蛋,让人心疼的病容,便是病房里的宽大衣衫,也掩盖不住她的美丽,不是小文,还能有谁?
  也不知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看到我望向她,居然面色微红,抿嘴一笑,底下了头去,我不由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对着电话说道:“妈,不和你说了,我还有事。”
  “有什么事啊,几天找不着人,这才说了几句话。”
  “不是,是那女孩儿来了……”我压低了声音。
  “哦!那好吧,你忙……”母亲用一种十分理解的语气笑着说道,“那我先挂了,回头再给你打。”
  “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