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的心不由得加快了跳动,浑身得不舒服,脚下的步伐也加紧了几分。
  来到爷爷的门前,刚推开门,一个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妇人猛地从门旁探出了头来,吓得我差点没叫出声来,仔细一瞅,这才认出这个老人,正是大姑。
  大姑因为年轻时的错误,被家里人不待见,不单爷爷不理她,便是我爸也很少和她来往,唯独我年幼时对奶奶的概念不是很清晰,大姑倒是很疼我,经常给我零花钱,给我买衣服,因此我和大姑的感情还是不错的,但这些年我很少回来,与大姑也有些年没见了,陡然见着,大姑的模样和记忆中相去甚远,整个人好似苍老了十几岁的模样,一时间让我都不敢相信,我有些惊疑不定地喊了句:“大姑?”
  “亮娃,你可回来了。”大姑的神情显得有些激动,“你爷爷这几天病了,病的很重,我想去照顾他,可是……”
  大姑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不过我却是明白的,一定是老爷子还放不下心里的疙瘩,不肯让她进门,看着大姑满脸无奈之色,我一时之间也是无言以对,只能拉着她的手,在她的手背轻轻拍了拍说道:“大姑,有我在,你放心吧。”
  目送大姑离开,我快步来到屋门前,推开门,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屋子里的炕沿边,坐着一个白发老人,手里拿着一杆烟袋,脸色有些苍白,看到我,并未露出太多的惊喜神情,只是将面上的愁容收敛的几分,用烟袋敲了敲炕上的毡垫说了句:“回来了?上炕吧。”
  “回来了。”见到爷爷,从心底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安稳感觉,头疼的毛病,也似乎一下子消失不见,那种心慌之感,也随之消散。原本满腹的问题想问爷爷,此刻却也显得不是那么急了,我脱鞋上炕,像小时候一样,坐在了他的对面。
  “吃过饭了么?”
  “已经吃了。”
  “哦!”爷爷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突然露出了笑容,“长大了,懂事了。锅里给你留着饭,自己去弄吧。你想知道的,和不想知道的,吃过了饭,我都会告诉你。”
  被爷爷揭穿,我也不尴尬,下地自己盛了饭,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倒不是有多么饿,主要是心中的疑问让我实在难以安生,想要快些知道答案。
  天色渐晚,日头西沉,这些年村里的条件也好了许多,各色电器也逐渐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但爷爷反倒是越来越不喜欢用电,除了我前些年寄给他的那台收音机他还在用之外,连家里的电灯都不再开,换成了蜡烛。
  烛光下,我们祖孙两人盘膝坐着,爷爷的脸色不怎么好,能够看得出,他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但今日的精神似乎不错,他与我讲了许多,不单有这些年村里发生的事,同时还有关于祖上手艺的来历。
  相传,罗氏先祖一直都通晓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手段,共留下三部经卷,分别是《术经》、《隐卷》和《龙典》。但是在明太祖朱元璋开国的时候,战乱不断,罗家也遭到牵连,被迫迁徙,整个家族弄得四分五裂,三部经卷也被不同的后人携带而分开。
  其中携带《龙典》的那一支罗家后人,创出了罗教,又根据《龙典》延生出了五部六册经典,分别是:《苦功悟道卷》、《叹世无为卷》、《破邪显证钥匙卷》、《正信除疑无修证自在宝卷》和《巍巍不动泰山深根结果宝卷》。
  只可惜随着后市流传,经卷真意逐渐被埋没,没了什么作用,而我们这一支,便是得了《术经》的罗家后人,继承《术经》的罗家人,一直都以“术师”自称,只可惜流传至今《术经》也是残缺不少,其中术法大多失传。
  爷爷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说的有模有样,唬得我一愣一愣的,愣了半晌,我不由得笑道:“爷爷,你不会是从度娘里搜来的吧?”
  “度娘?那是什么东西?”爷爷也是被我问的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