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罗大哥不是大学毕业的吗?怎么能成大老粗,你和我哥可不一样。”小文说着,又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再弄两个素菜,你自己看着弄就行。罗大哥,你少吃些油腻的东西,病刚好,身体受不了。”
  我呆呆地将手中的鸡骨头放在了小文的手里,看了苏旺一眼,感觉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而苏旺这“浑球”,居然和没事人似的,在那里傻笑。
  苏旺的母亲也在一旁带着微笑看着小文将鸡骨头拿到自己的身旁放下,竟是也没说什么。
  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小文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脸瞬间红了些。
  我干咳了两声,在桌下提了苏旺一脚,这小子,总算是没糊涂,急忙拿起了红酒,开了瓶盖,笑着说道:“咱们家的小文都快成管事婆了,好,不整白的,整红的吧。我来倒酒,妈,据说这酒美容,你也来点?”
  苏旺说着,将酒满上,每人面前放了一杯。
  我看着高脚杯里满满的红酒,不由得有些傻眼。小文也蹙起了眉头:“哥,你到底懂不得,红酒有你这么喝的吗?让人怎么端起来?”
  “就你懂,你哥我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不是这样喝爽嘛!”苏旺说着,探出脖子,把嘴唇放到酒杯口上,用力一吸,就是大半杯下了肚,随后,还得意地瞅了小文一眼。
  “真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好东西都让你给糟践了。”小文撇了撇嘴,看着桌上满满的红酒,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从旁边又拿了一个杯子,将小文的酒分了一些出去,笑着说:“这样就好了。”
  “谢谢!”小文轻声说了一句。
  苏旺在那边阴阳怪气地说道:“妈,人家妹妹有班长照顾,您的酒,还是我来吧!”说着,又探出脖子,在他母亲面前的杯口上吸了一下。
  看着他这个模样,苏旺的母亲忍不住笑出了声,让我不免更尴尬了些。
  这顿饭,与原本计划的有些出入,未能放开了吃喝,多少有些遗憾,不过,相比起在医院里的“病号饭”已经是好出太多了,出来的时候,倒也心情舒畅。
  下午苏旺因为喝了酒,没有开车,他母亲说有些累,嫌回家休息了,我们三个人,在这个我不太熟悉的城市逛了半天,傍晚时分才取了车回到苏旺的家里。
  一到家,苏旺的母亲,早已经给准备好了晚餐,这一次没有酒。吃过之后,我和苏旺回到了他的房间。
  两人躺在他那张大床上,都没有说话,或许是这两天,彼此都经历了太多,这个时候,轻松了下来,反而觉得好像缺了什么一般。
  回忆我醒过来这几天小文的态度,好像对我很熟,但是,我们在这之前,并没有真正的见过面,难道只是因为苏旺对她说,她的“病”是我治好的,这般简单?亦或者,她有另一个“她”的记忆?
  之前没有细想这件事,此刻静下来,仔细的思索,总觉得,很是奇怪。我用手肘轻轻碰了碰苏旺,问道:“小文醒来后,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
  “说什么啊?好像也没什么,还和以前一样啊,你看她今天在饭桌上那个样子,我倒是希望她再晚几天出院,这样,我至少还能享受几天清静。”苏旺的话,带着玩笑的成分。
  不过,从他的话中,好像也听不出什么怪异来。
  我想了想,或许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吧。便没有再去多说什么,岂料,隔了一会儿,这小子却突然翻身爬了起来,盯着我问道:“班长,你觉得我妹妹怎么样?”
  “啊?什么怎么样?”我侧过头,瞪大了眼睛,顿了一下,这才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过了,轻声咳嗽一声,重新躺平了,这才说道,“挺好的啊。”
  “这就没了?”苏旺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脸。
  “别这样看着我,怪恶心的。”我推了他一把说道,“还有什么?挺开朗,挺善良一个姑娘。”
  “哦!”苏旺躺了下来,“那你觉得她长得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