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小文,回去休息吧,你的身子还弱,不适合太过劳累。”我说着去扶她的胳膊。
  小文本还想说些什么,当我碰到她的手,却是面色微红,闭上了嘴,微微点了点头。
  来到屋中,将小文扶到床上躺好,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现在也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看着这个清秀的姑娘连番受罪,心中也是唏嘘不已,只能勉强笑道:“睡一会儿吧,睡醒了会精神些。”
  “罗亮,我们是朋友吗?”小文突然问了一就,声音虽然十分的轻,却让我不禁有些发愣。
  “当然是朋友,我们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深呼吸一下,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说道。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我还能活多久?”小文的神色暗淡了下来。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很是诧异地看着她。
  “我的病连医院都没有办法,说明很重,我……”
  “好了,别乱想了。你这点小毛病算什么,我前些天不比你惨,我都没觉得自己会怎样,你乱想什么。你们女孩子,总是喜欢多愁善感,这样不好……”我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睡吧,睡一觉,就不会这样想了。”
  “真的?”小文望着我。
  “当然是真的,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不爱说谎。”我笑道。
  “我怎么记得你说,你最大的爱好是不爱洗澡呢?”小文笑了起来。
  “呃,这个,爱好是会变……”说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再看小文,神色之中,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心中不由得一松,“我去看看旺子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我有些饿了……”
  正想将这句话搪塞过去,小文却抿着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罗亮,别走。”
  “怎么了?”
  “我们果然是见过的,对吗?”小文盯着我,一副期待的模样。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我真的死过一回?”
  “不是的,这和死是两码事……”
  “我明白的。”小文又笑了起来,揪着我的手,往近拉了拉,轻声说道:“抱抱我好吗?”
  我轻叹了一声,搂着她的肩头,轻轻抱了抱她,低声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是,我能救你一次,就能救你第二次,你放心就好……”
  “嗯!我信你的……”
  小文说着,将抱在我腰上的手紧了几分,她的身子开始轻微的抽搐,正当我以为她的身体又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却发现肩头的衣衫,被她的眼泪打湿了……

  小文伏在我的肩头,我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沉沉睡去。我将她缓缓地平放在枕头上,正想离开她的卧室,一抬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苏旺的母亲,居然站在了客厅中,正看着我和小文。
  我顿时尴尬无比,咧了咧嘴,只喊出了一声:“阿姨!”
  苏旺的母亲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开了。我想解释,却也没什么机会,还未等我起身,苏旺就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面色很是怪异,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班长,你是想做我妹夫了吗?”
  “我了个去……”我正想在他脑袋上敲一巴掌,一抬手,却发现,手腕还被小文紧紧攥着,不禁心头泛起一丝苦笑。
  苏旺这小子看到这般情况,脸上的表情更加怪异起来。
  我对着这货的屁股提了一脚,轻声骂了句:“滚!”
  苏旺嘿嘿笑着走开了。
  屋中再次安静下来,我的尴尬也少了几分,低头再看小文,眼角还带着一丝泪痕,憔悴的面容,依旧十分好看,不禁让人有些心疼。我的脑袋里,不由得泛起一个念头,若是有一个小文这样的女朋友,倒是也不错。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冒头,便被掐了下去,我现在连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哪里有什么资格去想这方面的事,这次去根河那边的林子,倒是与爷爷说的地方距离不远,找那位麻衣一脉的老婆婆,也可以顺便打听一下《隐卷》传人的下落,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想其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