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这么快?”苏旺的母亲呆了呆,沉默了片刻,说道,“阿姨也不懂得这些事,小亮,你就和旺子商量的办吧,阿姨这就给你们收拾行礼去,你们先吃饭吧。”
  “好!”说罢,我和苏旺来到了餐桌前坐下,饭菜上桌,两人胡乱地吃着,也没有饮酒的心情,所以,饭吃的很快。
  当我放下筷子的时候,苏旺还在低着头,往嘴里不断地添着饭菜,看着他这幅模样,我真怀疑这小子是不是饿死鬼投胎,早晨吃的东西一样,这会儿他怎么就没个饱。点了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我敲了敲桌子,让苏旺的注意力集中到我这里,然后问道:“旺子,你是怎么和阿姨说的,怎么她答应的这么痛快?”
  “哦,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我妹妹好像看上你了,而你也不错,我妈说你是个好孩子,要是我妹妹找了你,倒是也不算委屈她……”
  “我……”我使劲地挠了挠头,“你这浑球,怎么什么话都说,你这样说,让你妈怎么看我,我带着小文,又算什么事?”
  “我不这么说,我妈那边不好交代啊,她肯定不同意让你就这样带着小文走。再说,班长你也别装了,我妈都看见了……我的性子,你也知道,不会在意那些,再说,你还比我小一岁,做我妹夫也……”
  “你还说!”我作势欲打,苏旺急忙闭上了嘴。看着这货一脸笑容的模样,我知道肯定是刚才苏旺母亲看到了我抱小文的情况,误会了什么,而这小子又在一旁推波助澜,结果,在老人的心中,这误会就成了事实了。
  再加上,我第一次见苏旺母亲的时候,和她说过,我和小文以前就认识,必然让她觉得我们两个早就有了这个意思。
  想通了这个环节,我不禁感到有些头疼,揉了揉脑门,有些无奈,道:“算的,我懒得和你说,不过,这件事别再提了,我们俩没那意思,都是为了治病,你赶紧吃,吃完了和我买票去。”
  “票好办,都是大巴,买了直接坐就是了,要不,你开着车去吧,之前你说一个人不认识路,现在有小文了,她认得。”
  “她的身子弱,需要休息,哪能让她指路,开车也麻烦,去了那边,还得找地方停车,算了,我们还是坐车去。”
  “那好吧,听你的。”苏旺抓紧时间往嘴里扒拉了几口饭,又灌了一杯水,站了起来,“妈,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说着,便朝着小文的卧室走了过去。
  我们来到小文房间时,小文已经醒了,身上换上了牛仔裤和长袖T恤,外面还加了一件短款的外套,脚上穿着跑步鞋,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扎成了马尾,脑袋上扣着一顶红白相间的鸭舌帽,完全是一副外出旅游的打扮,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看着小文的样子,我对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小文笑了笑:“罗亮,我们现在就走吗?”问着话,她从一旁母亲的手中接过了一个旅行包。
  这个包与我的包样式一样,只不过颜色是淡粉色,大小也小了一号,小文提着有些吃力,我便伸手接了过来,她也没有拒绝,直接递给了我。
  出门下楼,上了苏旺的车,小文的母亲爬在车窗上,眼中带着不舍之色,看着小文低声叮嘱:“出去不要任性,要听小亮的话,记着多穿点,老家那边冷,你的身体要紧,就不要回村里了……”
  小文不断地点头,她的母亲依旧说着,最后,苏旺有些烦了:“妈,你再说下去,天都黑了,还走不走了。”
  “好好,妈不说了……”苏旺母亲说着,望向了我,“小亮,小文就麻烦你了。”
  “阿姨,你放心吧!”
  终于,汽车发动,使出了小区,直奔汽车站。当我们买了票,坐上车,苏旺离开之后,小文的身子一软,靠在了我的肩头,整个人好似又虚弱了几分。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摇摇头:“你身子弱,穿一些宽松点的衣服会好些,怎么……”
  小文抬起了头,望着我的眼睛,说道,“我只是想,如果这次我不能活着回来,也不想让自己的死相太难看……”
  “……”我无言以对。
  她又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低声说道:“借你的肩膀用一下,我想睡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