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东北这边的道路宽阔,车辆却不多,一路上,除了一排排旅游的车队从一旁窜梭而过,很少出现其他车辆,这与我们老家那边大货车紧挨的景象完全不同,在我的感觉中更显得格外清静。
  大巴车内,乘客不算太满,一些熟悉的彼此轻声聊着,紧挨司机身后的车载电视放着香港的功夫电影,小文已经熟睡,我双目一直在电视屏幕上盯着,却无心看里面具体演得什么情节,脑子里有些乱,茫然地随着车身的轻微颠簸而晃动着身体。
  其实,这个季节,这边的风景是最好的,从车窗看去,公路两旁是一望无垠的草原,清风吹过,犹如绿色的波浪一般,甚至让人怀疑,丢一块石头进去,会不会如同水面荡起涟漪来。
  那碧草连接天空,一半阴雨一半晴的景象,也是我以前未曾见到过的,再加上这边不时会出现被鲜花和绿草包裹的小土丘和清澈的小河,碧绿的湖水,景色异常的优美,本该让初来的我赞叹的,但我此刻却没有欣赏的心思。
  杂乱的思绪,让时间变得不再那么明显,不知不觉中,车已经到达目的地,乘客开始纷纷下车,我把小文唤醒,两人走下了车,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午六点左右,阳光不再炙热,天气带着几分清爽的凉意。
  被风一吹,我整个人都好似精神了几分,看着小文还有些虚弱的模样,微笑着问道:“想吃些什么?”
  小文微微摇头:“不怎么饿!”说着,将帽子摘了下来,把头靠在了我的胸前,轻声说道:“罗亮,我的头有点疼,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伤口蹭破了?”
  小文这次颅内出血,说起来严重,其实只是一个小手术,伤口也是极小的,若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我掰开她的头发看了看,没有什么大碍,伤口已经结痂,过几天,应该就会好,便扶起了她,说道:“没事,可能是帽子压得久了。”
  “哦!”她低声答应了一句,情绪好似不怎么高,拉着我缓缓地走出车站,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又露出了笑容,“罗亮,你以前没有来过这边吧?”
  “嗯!”我点头。
  “这里其实,也有些好玩的,要不,我们去转转?”小文说道。
  原本,去走走,倒也没什么,不过,看着面色有些发白的她,我不禁有些担心:“还是算了吧,先治好你的病,我们回来的时候,再去也不晚。这会儿应该还有车,我们吃些东西,就赶路吧。”
  “那、好吧……”小文点了点头,“不过,我没什么胃口,要不,我们买些东西,车上吃吧?”
  “也好!”
  和小文去买了一些零食,又坐上了车。一路上这位说自己没有胃口的姑娘,消灭了大半的零食,反倒是我这个饿着的人没吃多少,难怪以前同学说,女人的话,有的时候要反着听。虽然我没怎么吃饱,但小文这次没有睡觉,一路上我们聊着天,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不会再去胡思乱想。
  来到根河时,是七点半左右,我把斯文大叔给的地址让小文看了,小文瞅了一会儿,略带埋怨说道:“你怎么不早给我看,我们早该下车的,现在还得返回去……”
  “啊?”我很是诧异,这边的地形我虽然不了解,但是,坐车过来的时候,好像中途也没见着有什么城镇,根本没想到,会需要中途下车。
  小文看着我这个样子,突然笑出了声来:“罗亮,你犯傻的时候,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