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被一个可爱的姑娘夸自己可爱,我也不知道该荣幸还是该尴尬,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算了,就当是来见识一下吧,这边的景色还不错,你看那些房子的院墙都是用木桩子做的,我以前还真没见过。”
  “这有什么,靠山吃山呗,这也是现在,我们小的时候,很多房子都是完全用木头搭起来的,这边除了树还是树,每年还要各种防火,很麻烦的,没什么看头,我们还是找地方住吧,这上面的地址太模糊,我们去了今天未必找的到,大晚上的钻林子不好。”
  到了这边,我算是睁眼瞎,既然小文这么说了,那只好听她的,在饭店草草吃了些东西,便找了宾馆住下,开房的时候,我要两间,小文却说她害怕,要一间就好,她的话,引起了服务员的好奇,不免多看了她几眼,小文顿时沉着脸说道:“怎么啦,我和男朋友要一间房不行吗?”
  服务员是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大姐,看着小文笑了笑没说话,不过,等我们上楼的时候,却听见她低声说了句:“现在的女孩,还真是……”
  听到她如此说,我悄悄地看了下小文的脸色,见她没什么变化,这才放心下来,看来有的时候,听力太强,也不见得一定是好事。
  夜里,因为小文的关系,我有些睡不着,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姑娘住在一间房里,不免心中有些忐忑,良久才有了困意,迷迷糊糊中,好似看到小文的肩膀在轻微抽搐,想来她又在一个人悄悄地哭了,我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毕竟,遇到这种事,任谁也无法完全看得开吧。
  连我自己,都会为了那该死的“十字灭门咒”而心烦意乱,何况,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姑娘……
  清早,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文早已经起床,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了,看到我坐起来,她笑着喊了句:“大懒虫,终于醒了?”
  我抬手看了看表,摇头苦笑:“现在不是才七点嘛!”起来简单洗了把脸,便去退了房,下楼的时候,小文让我穿一件外套,我淡淡一笑,“咱这身边,半袖足以,再说现在夏天,用不着。”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十分自信,不过,出去之后,就有些后悔了,外面街道上的行人,全部都是秋衣加外套,我这半袖的穿法,不单自己冷的够呛,也让别人把我当怪物一样看待,小文在一旁笑着把外套递给了我,原来,她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已经准备好了。
  我有些尴尬地穿好,小文在一旁欢乐地笑着:“这里的冬天最冷的时候可是能到零下五十度的。”
  “那岂不是撒尿都能把鸟冻掉……呃……咳咳……”我这才发现,自己一着急,说错了话,不禁尴尬起来。
  小文的面颊一红,白了我一眼,没有在搭话了。
  我不禁暗骂自己嘴上没的把门的,以前一直和公的在一起待着,都习惯了,一放松就忘了身旁的是一个女孩儿。
  随后,小文去买了一些必需品,又雇了一辆车,我们就离开了根河,走了一个多小时后,踏上山道,一路颠簸,小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而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都觉得有些有头转向,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下车的时候,小文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看起来十分让人担心,我问她要不要紧,她说自己没事,后面的路,车上不去了,得步行,付了车钱,司机就开着车离开了,我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全部都是树,如果不是头顶的太阳,怕是真的会分不清楚方向。
  “好了,别看了,我们赶路吧。”小文在一旁说道。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看她脸色不太好,从她的手上,将东西全部都接了过来,忍不住提醒道。
  “没事的,有些晕车,走走就好了。”
  看她坚持,我也就没再多言,从未在森林中行走过的我,第一次领略到了这种感觉,并不像想象中那般林中漫步,悠闲自得,脚下全部都是积叶,有的地方,看着是平的,一脚下去,才发现是虚的,下面是个坑,只是被树叶盖平了而已。
  为了怕小文伤着,我只能前面探路,就这样,走出不到五里地,我便腰酸腿疼,感觉比爬山还累,小文在一旁关切地看着我:“罗亮,不行就休息一会儿吧。”
  我抹了一把汗:“娘的,这麻衣老婆婆到底住在什么鬼地方,对了小文,你们家不是就住在森林边吗?怎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小文便摇起了头:“小时候我妈管的严,哪会让我钻林子,那些都是我哥经常干的事!”
  她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在这看不着边际的森林里,她也比我强不了多少。
  林子里行走,感觉好像不知天日一般,太阳早早的就消失在了树头,天很快就暗了下去,这让我不由得有些着急了,我们两个都没有在树林中过夜的经验,要是天黑之前还找不到那麻衣老婆婆,怕是,这一夜就十分难过了。
  天越来越黑,逐渐的,连方向都有些模糊起来,耳畔,鸟叫声不时响起,吵得人心烦意乱,随着最后一丝光线消失,我们也彻底迷失了方向,手电筒的光亮,在这漆黑的森林中,显得异常渺小。
  小文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低声说道:“罗亮,要不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这样找下去,都不知道……啊……”
  小文说着惊叫出声,猛地将头缩到了我的怀里,我急忙抬头,用手电筒一扫,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头顶的树上,居然挂了无数的棺材,密密麻麻,一时之间数都数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