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悬棺,我是知道的,在南方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崖壁上挂悬棺,并不是十分怪异的事,有得甚至还发展成了旅游区,供人们观看。但像这种老林子树上挂着悬棺,我还是第一次见。小文此刻伏在我的胸前,身体颤抖着,不用问,她肯定也是不了解情况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这般害怕。
  我努力地让自己镇定,将手电筒挪了下来,搂着小文的肩头,后退了几步,感觉后背靠在一颗大树上之后,这才镇定了些,努力地回忆着之前赶路时的情况。
  天黑之后,我们行出的路,并不远,若是这附近有悬棺存在的话,应该早就看到了,不可能走到中间区域才发现,而且,这些悬棺的数量也太多了些。
  对于这种场面,我从未见过,现在也无从判断,到底是我们之前没有留意,误入了这个地方,还是这些东西都是突然出现的。
  我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发凉,估计早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但是,还得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小文的手紧紧攥在我的肩头,抓得我一阵生疼,以她这么虚弱的身体,都用出了这般大的力气,可见她此刻已经是极度害怕。
  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低声说道:“没事的,有我在,不就是一些木头,有什么好怕的。”
  这些话,我是对小文说,同时也是对自己说的,手电筒的光亮,我不敢打在高处,只好照在脚下的地面,这样多少能让自己心安一些。老爷子说过,踏入这个行当,以后难免会遇到这些,我尽量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告诉自己,我已经是一名术师,这些东西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但我分明能够感觉到自己抓手电筒的手有些颤抖,不由得紧攥。
  “怎么会、会有……这么多……”小文的声音也有些发抖,头靠在我的胸口上,声音显得有些发懵,而且还带着几分哭腔。
  “没事的,不怕,我们离开些就好。”我一边对小文说着话,脚下开始慢慢地挪动,想要离开此地,但是,小文此刻就好像吊在我的身上一般,她的退基本迈不开步子,我搂着她的腰,在满是积叶的地面上,行走起来很是困难。
  而且,后背少了依靠的树杆,总给我一种能被什么东西乘虚而入的感觉,走了几步,我便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又挪动着靠在了一棵树上。
  周围静悄悄的,静的有些可怕,偶尔吹过一丝风来,让树叶轻轻晃动,传来一阵阵树叶碰撞的响动,这种声音,让我不免又联想起儿时那个深夜在村里后山听到的那种响动,总感觉,好像有什么虫子要从身边爬过似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突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响起,小文也跟着惊叫一声,抱得我更紧了,好像整个人要钻入我的身体里一般,已经哭出了声来:“罗亮,我好害怕……”
  我也是头皮发麻,险些将手中的手电筒丢掉,这猫叫声与家猫有些不同,应该是野猫之类的东西,听起来很是凄厉,好像被什么东西踩了尾巴之后,又猛地掐住了脖子,声响起时突然,断去时也很突然。
  我紧抿着嘴唇,这个时候,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安慰小文了,只能搂得她更紧一些,试着用手电顺着声音的来源照去。
  那边黑漆漆的,除了树还是树,地面枯黄的积叶上,散落着一些新鲜的绿叶,看起来,并无什么异常,只是在远处的一株树杆上,好似有一丝淡淡的血痕印在那里,但因距离太远,看得并不真切,也无法判断到底是不是血。
  心中想要过去看看,但瞅了一眼怀中的小文,还是作罢了。
  我把手电筒交到搂着小文的左手上,用右手缓缓地取下了肩头的旅行包,脑中想着《术经》中的记载,希望能够从中发现一些对付眼前状况的方法。
  但是,怎么想,也没有想起《术经》中提到过突然出现这么多棺材是什么情况,现在,我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镇定。爷爷说过,处理这种事,心,是最重要的,心态平稳,不慌乱才能分析出事情的关键所在,然后对症下药。
  小文的轻泣声,对我多少有些干扰,不过,却也使得我逐渐的平静了些,身边有个人,还是一个女孩子,肩上便好似无形中多出了几分责任来。
  我深呼吸了几次,渐渐平静了些。我仔细地分析着眼下的情况,现在,最坏的结果,应该便是遇到了葬坑,惊扰了此地的阴气,从而将自己陷入到了这种尴尬的境地,在《术经》中,对付这等阴气聚积之地的方法有许多中,但我最擅长的,还是“虫术”,而要应付眼下这种情况,“净虫”无疑是一个好的选择,不管会不会出现什么阴物,至少,有了“净虫”便多一份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