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搂着小文慢慢蹲下,将包裹解开,从里面拿出了恒温箱,放在了自己的手旁,单手打开箱盖,从里面摸出木盒之后,整个人突然便好似心安了许多。
  时间缓缓的流淌,小文兴许是苦累了,亦或者觉得隔了这么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应该不会有事了,因此而放松了下来。
  她缓缓地离开了我的身体,抬起头悄悄地看了看周围,轻声说了句:“罗亮,这里好怕人,我们还是走吧。”
  我点了点头,正想说话,突然,一阵狂风吹起,周围树枝骤然晃动起来,同时,棺材板的撞击声也在耳畔响起,小文又是一声惊呼,投入我的怀中,不敢动弹了。
  “砰!”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我急忙转身,用手电照了过去,一口已经因风化而变得腐朽的棺材从上面摔落,正落在我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里面一个被白布包裹的尸体滚落出来,尸体已经腐烂,随着四溅的碎棺木,一条腿骨跌落在了我的脚下。
  小文下意识地想抬头,我一把摁住了他,凝重地说了句:“别看!”
  小文随即又不敢动了。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不远处被摔碎的棺材和尸体,棺材没有什么异样,摔烂后,也只是一些碎木头罢了。
  尸体上却传来一阵阵恶臭,在白骨之下破洞上,还有一些蛆虫在爬动,看得我一阵恶心,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了目光。
  这时,风又静了,棺材撞击的声音也逐渐减少,最后淡去。我抬头用手电筒重新打量了一下上面的情况,一个个新旧不一的棺材,被绳索吊着,微微晃动,除了气氛有些阴森之外,好似再无什么异样。
  感觉方才的一切,都好似只是因为一股突来的大风而已,属于自然现象。不过,我心中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具体是什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在这里留得久了,怕是会有麻烦。
  而且,棺材很多,就连我们背靠的大树上,都挂着几口,而且这些棺材看起来,每个少说也有百十来斤重,若是再掉下来一个,砸在身上,怕是即便不死,也会伤筋动骨。实在不是久留之地。
  我心生退意,便轻轻拍了拍小文的后背,说道:“别怕,我们先离开这。”
  小文不说话,微微点头。
  天色太暗,我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不过,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搂着小文,抱紧木盒,判断了一下方向,便朝左边走去,至于随身带着的大包小包,这个时候,也无暇顾及了,只能等天亮后,再来取了。
  那个时候,即便还有这么多棺材在,也不会像此刻这么让人心中生寒了。
  小文紧贴在我的身上,双手还紧紧地抱着我的腰,我们一步步地向前走着,脚下渐渐地加快了速度,周围虽然依旧漆黑,心里却感觉好了许多。
  “罗亮,你别摸我的头,我没事了,伤口蹭得有些疼……”走出一段距离,小文突然说了一句,同时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没摸呀!”我有些奇怪,我的手一直放在小文的肩头搂着她,手里还抓着手电筒,另一只手抱着装有虫的木盒,那里能摸她的头,突然之间,我意识到了什么,现在小文的双手还抱在的我腰上,又何尝能腾得出手来抓我的手腕,那多出来的两只手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头皮倏然一麻,手腕一转,朝着小文身后照去,一张惨白的脸陡然出现在那里,脸上肌肉严重萎缩,双眼深陷,眼珠子极大,一张嘴异常干扁,鼻子塌陷着,几乎只剩下两个鼻孔。
  “我了个擦!”我忍不住骂了一声脏话,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将木盒丢下,抓着小文拽到了身体的右侧,手中的手电,照着这张脸便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