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手电筒飞舞出去,直接从那惨白的脸上穿出,不断的旋转,树顶的棺材在手电筒中射出的光线从照耀下,显得更加诡异。
  我拉着小文急速后退,树顶的棺材发出一阵“吱呀呀”的响声,好像树杆承受不住棺材的重量,要断裂开来一般。
  小文紧紧拽着我,已经发不出声音来,想来是被吓坏了。
  被我丢出去的手电筒,已经落在远处的地面上,在厚厚的积叶上跳动两下,便停了下来,光源这头,正对着我。
  漆黑无光的环境下,手电筒微弱的光亮显得有些刺眼,不过,借着光亮也让我看到了木盒掉落的地方,随行物品可以丢,虫是万安丢不得的,方才情急之下顺手丢开,此刻想来,却是又惊出一丝冷汗来。
  打开木盒,装有“净虫”的瓷瓶剧烈地摇晃着,其他的瓷瓶也是发出一阵阵沙沙轻响,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将“净虫”放了出来。
  “净虫”不单与“生机虫”在颜色上差别很大,形态上也是完全不同的,虽然装在瓷瓶中看起来都如同药粉一般,但“生机虫”整体的形态和药粉更为相似,倒在哪里便在哪里,而“净虫”却可以飘起来的。
  此刻,净虫被我随手洒了出去,在手电筒的光亮下,便如同是黑色的烟雾一般,四面散开,随后骤然朝着小文身后而去。
  未等我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老年妇人的惨呼,紧接着,小文也痛呼出声,我心知必然是那“阴物”距离小文太近,连她也被“净虫”波及了。
  小文的主魂已经被“净虫”伤过一次,因而导致她的身体一直虚弱,我怕再出什么状况,便忙画了虫阵,把“净虫”收了回来。
  随着我把瓷瓶重新放到木盒的瞬间,周围又响起一阵“咔咔”之声,紧跟着,一具具棺材掉落下来,地面上的树叶和尘土混着碎棺木和白森森的骨头四下飞溅,手电筒微弱的光芒也变得模糊起来,一只手骨直接落到了小文的头发上,她顺手抓了下来,只瞧了一眼,就晕了过去。
  我将木盒放在她的怀中,将她抱起,也不去分辨方向,没命地朝前跑去,也不知跑了多久,一脚踩空,连同小文带木盒直接摔出,我只感觉只顺着一个斜坡滚落而下,脑袋重重地撞在一个木桩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随后,脑子便好像失去了思维能力,变得昏昏沉沉,双耳之中好似有人在用铁器扣玻璃一般的声音不断回荡,那种头疼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嗓子里也泛起一阵阵腥臭,我努力地让自己翻了个身,一口黑水喷出,呼吸也顿时变得困难起来。
  睁开眼想看看小文的情况,眼皮却沉重的厉害,周围又太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就这般,时间逐渐变得没了概念,脑袋也变得越来越沉,似乎脖子已经无力支撑,我只能让自己爬在地上,大口地喘息,身体一下都动弹不得。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人抱着反转过来,一只略显冰凉的小手替我擦着嘴角的呕吐物,耳朵也渐渐开始能够听到正常的声音。
  “罗亮,你别吓我,你这是怎么了……”
  带着哭腔的话语,是从小文口中说出来的,我抬起眼皮,眼前出现了小文那带着泪痕的脸,嗓子里一阵发痒,我猛地咳嗽起来,咳了半晌,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要咳出血了,我这才好受了些,坐直了身子,唾了一口唾沫,将口中的一丝泥土吐了出去,这才望向了小文,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别哭,死不了。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不爱死……”
  我估计我现在的笑容应该会很难看,但小文却破涕为笑:“还有心情开玩笑,你都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