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的头还有些发晕,捏着眉骨轻轻甩了甩,感觉似乎好了几分,仔细打量了小文一下,问道:“你没伤着吧?”
  “我没事,就是帽子丢了。倒是你……”小文说着,摸了摸我的额头,问道,“疼吗?”
  被她一碰,一阵疼痛袭来,我忍不住自己摸了一下,我了个去,好大一个包。
  “感觉怎样?要不我们现在回去,去医院吧。”
  我摆摆手:“没事,就是脑袋好像长得大一些,脑袋大,脑子就多,人就聪明,这是好事。”说着,我咬牙忍着身上的酸疼站了起来。
  “别瞎说了,你头晕不晕?”
  我看着小文关切的眼神,也不好再开玩笑,面色认真了起来:“我真的没事,对了,我的……”
  “你是要找这个吧?”小文未等我说完,就把装虫的木盒递给了我。
  我伸手接过,心情一松:“对,就是它,要是把它丢了,回去之后,我爷爷一定会用拐杖打死我的。”
  心情松懈,让我又感觉身上的骨头都有些发疼,忍不住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小文也挨着我身旁坐了下来,双手挽着我的胳膊,将头靠在了我的肩头,整个身子软了下来。
  我们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这一夜的经历,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让我太疲惫了。黎民前的林子里十分的冷,带着几分潮湿而透骨的寒意,穿着外套,我还是觉得有些抗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小文的手,更是冰凉的厉害。我想将自己的外套脱给她,却被她摁住了。
  “罗亮,我是不是一个麻烦的人?”小文突然说。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侧脸望向了她。
  “自从你遇到我,好像一直都没什么好事发生,上次为了救我,你都在医院住了这么久,这一次,又把你牵连……”
  “小文,你别多想,这和你无关,即便没有你的原因,我也会来这边的。”我挡住了她的话头。
  小文的脸色并未因为我的话而改变,依旧有一些失落,头缓缓地低下:“罗亮,你不用安慰我了,我都知道的,其实,我就像个累赘,就拿昨晚的事来说,如果没有我,估计你也不会受伤,或者,干脆不会遇到那种事,我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像个瘟神一样……”
  “好了,别说了。”我听着小文的话语之中又带着哭腔,不忍看着她这样,语气略微重了些,“我都说了,这些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不是的……”小文使劲的摇头,扑进了我的怀中,说道,“昨天我看到我奶奶了,都是我的原因,你都没见过她,她怎么可能跟、跟上你……”小文的声音本来就已经带着哭腔,此刻,话未说完,便已经有些泣不成声,待到话语落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将头在我胸前埋的更紧了些,肩头不断的抽搐着,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她看到了她的奶奶?难道说是昨天那张惨白无肉的脸?我不禁有些怀疑,那张脸虽然能够看出是个老太太,可是,显然不像是一张活人的脸,小文怎么可能见过呢?还一口认定是她的奶奶?
  我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小文此刻的情绪如此不稳定,显然是无法问出什么来了,我也只能静静地等着,将她搂紧了些。
  天越来越亮,林中逐渐响起了鸟叫声,小文的哭声也渐渐消失,缓缓抬起了头。我看着胸前被打湿的衣襟,笑着摇了摇头:“我都渴死了,早知道你的眼泪这么多,那会儿就该提醒我一下,我好接着点……”
  小文笑了一声,用手抹了抹哭红的眼睛:“你这人,什么时候都能开出玩笑来。”
  说着话,鼻腔里还带着几分抽泣,笑颜若梅,梨花带雨,哭笑之间,晨光中的她,更添几分容姿,近距离的观瞧,让我微微一呆,随即,我就转过了头去,轻咳了一声,说道:“我爸总是说我太顽皮,长不大,没个什么正形,我一直想告诉他,这不是我的错,是他当初和厂家定做的时候没说清楚……”
  小文又笑了起来,只是,这次笑着,脸却突然泛起了一丝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