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感觉气氛略显尴尬,便问道:“小文,你说看着你奶奶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那、那个情况,你怎么能够分别的出来?”
  我原本想说,昨天那张脸,即便是你奶奶,你也不可能认出来,但顾忌到小文的心情,还是换了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
  小文听到这话,笑容收了起来,面色略显暗淡:“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奶奶活着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
  “这?”我有些吃惊,活人可能长成那副模样吗?这怎么可能。
  “其实,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那个时候,我也就十岁,很多事记不清楚,不过,奶奶的脸,我是记得的,这件事,和我妈也有关系……”小文低声讲诉,说出了一件对她来说,很是伤痛的事。
  这件事,也让我有些不敢相信。她奶奶之所以会变作那般模样,居然是她母亲一手促成的,这对我来说,实在是难以置信,怎么也没想到,小文母亲那样的温和的老人,会做出这等事来。
  可是,这又是小文亲口说出来的,她这样的姑娘,绝对不可能去抹黑自己的母亲,一时之间,竟是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小文讲诉的事,其实,并不复杂,甚至,都不算奇特,放在农村里,也只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却让我心中十分的震惊,那时,小文和苏旺都小,她爷爷奶奶不待见他们家,这件事我从苏旺那里也听到过,但是,小文说出来,却又深刻了几分,远没我想的那般简单。
  而小文的父亲所遇到的事,也比我想象中要严重的多,当时,她父亲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她二叔的和爷爷的配型都比较吻合,原本,她母亲的苦求之下,她二叔已经答应了捐肾,却被奶奶和爷爷硬是拦住了,而且,话说的十分刻薄,说他们根本就不指望这个没出息的大儿子,死就死了,二儿子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小文的母亲在她爷爷奶奶家大门前跪了一夜,也没有让两位老人心软半分,最后,她的父亲拖着病重的身体,将母亲拽回了家。
  之后,她父亲去世,爷爷奶奶家都没有来人,这些事,苏旺也是讲过的。但是,苏旺却没有和我说过,他奶奶是怎么去的。
  小文说,那个时候,苏旺读初中,已经去了县城,不在村里住了,家里只剩下了她和母亲两个人。而她的二叔和爷爷,相继都得了肾病死去,弄得苏旺有一段时间,还担心他们家有遗传的肾病,村里也多有这种传言,也有人说,这是苏旺的父亲回来报复,害死了他的爷爷和二叔。
  不过,这种事是否有,也只能是停留在传言之中,无人能够证实,小文那个时候还小,对这些也不太在意,但她奶奶在不久之后,也病倒了,得的是肺病,因为小文二婶不愿意照顾,便住到了小文她们家。
  起先的时候,小文的母亲和奶奶相处还不错,彼此虽然说不上多么热情,倒也还过得去,只是,不知在什么时候,也不知因为什么,有一天,这种和蔼的表相突然被打破了。奶奶开始骂母亲是一个蛇蝎般的女人,害死了爷爷,害死了二叔,而这个时候的奶奶,却已经下不了床,甚至说不出话了,整个人也开始变得消瘦,很快,便形如骷髅,大腿和手腕的粗细都一般无二。
  又过了不久,奶奶就死了,小文说,奶奶留给她最后的印象,便是那怨毒的眼神,似乎将她和她母亲都恨到了骨头里,而奶奶临终前的模样,与昨日那张脸,一般无二。
  我听小文讲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便追问了一句:“那你奶奶下葬的时候,是如何安排的?”
  “那个时候,我还小,不太懂这些,而且,还要上学,二婶带着孩子改嫁了,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都是她在忙,听说,她从外地找了一个道士给奶奶做的法师,具体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小文的话,说的很仔细,这也正是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原因,因为,从小文的话中,让我联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那便是,小文爷爷和二叔的死,或许与她母亲有关系,甚至,连她奶奶的死,都可能与她母亲有着分不开的原因。
  小文是个聪明的姑娘,我想,这些她肯定也是猜想过的,不然,她不会和我说的这般详细,甚至连她奶奶如何骂她母亲的话都一点不差的学了出来。
  不过,对于这些,我却没有点破,不单是怕伤了小文的心,更多的是,不想去猜度那位慈祥的老人。别说小文,便是我此刻,在情感上,也不愿意把三个人的死,与她慈祥的母亲联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