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对此我也只能是无奈一笑,其实这些年,我早已经不再去想这些,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但现在事关自身性命,却也没的选择了。
  这时,爷爷的话又在耳畔响起:“也不知张家的先人对下咒这人做了什么事,居然让他用自身做咒,要让所有与张家有关联的人都绝后,我原本将他引到了自己身上,想代替你,但他看不上我这条老命。我差不多也只能再活一两年了,在这段时间,你最好能找到隐卷的传人,不然的话……”
  爷爷后面没有再多言,但意思我是知道的,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是苦笑摇头,不知该如何是好。隐卷的传人?鬼知道在哪里……
  不过,爷爷后面的话,又给了我一丝渺茫的希望,他说,他年轻的时候,在东北大兴安岭一代接触过一次隐卷的传人,但当时的社会环境,让他们都不敢显露这方面的本事,所以没有深入交流过,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那人还在不在世,有没有后人留下。
  好在有一丝希望,总比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蹿的好,事关生家性命,也由不得我多想,只能是去砰砰运气了。
  我当兵是在石家庄,对东北地界,说不上熟悉,但当兵的人正如那句话所言,“都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了一起”。所以,战友里并不缺少东北那噶哒的人,从他们的口中,我倒也对大兴安岭有一些了解。
  原本我打算即可动身,这种动不动就头疼欲裂,还吐黑水,谁受得了,我当真是一刻也不想耽搁,何况爷爷的身体还是这副模样,我真担心他出些什么事。
  只是,老爷子却不让我走,他说别看我这几年在外面长了不少见识,但在这一行里,我现在走出去,就等于是睁眼瞎,让我不要着急,先在村里住上两个月,跟他学一些东西再走。
  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只好听从,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便安心住下。再次回到儿时生活的圈子,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爷爷的身体看似虚弱,却并无大碍,日常生活,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每日清早,爷爷会早早的起来,去井边打好凉水,让我站在院子里先冲个凉水澡,虽然是六七月份的天气,但清晨的井水还是十分冰凉,每次都让我的精神为之一震。
  看着老爷子的身体,我本打算每日自己起早一些,帮他打水,但老爷子说,这水也是有学问的,我现在这半调子的本身,打上来的水,根本就不能用,非但起不到他要给我固本培元,净化身子的功效,反而可能弄得感冒发烧,坏了他的事。
  在这方面,若说我是一个小学生,老爷子便是大学教授的级别,所以,我也只能乖乖听话,不再坚持。
  跟着爷爷学东西,不似上学时,在学校那般枯燥无味,他也很少长篇大论的给我讲什么东西,总是以聊天的方式,把我需要知道的东西告知我。至于书法口诀之类的理论知识,他很少讲,只是丢给我一本缺了封面,纸质泛黄的书,说这就是祖传的《术经》,虽然残缺了些,但他会的攻伐手段,里面都有写,我想知道什么,自己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