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惊讶不已,看来麻衣一脉果然有些手段,难怪爷爷对他们评价这么高。
  老婆婆或许从我的眼中看出了什么,又笑了笑,道:“我是从你身上的‘虫纹’猜到你姓罗的,罗九生那老家伙还活着吗?”
  “您认识我爷爷?”我不禁诧异,没想到麻衣老婆婆居然是爷爷的故旧,我以前从未听爷爷说起过。
  “认识,以前在绥远见过一次。”老婆婆说道。
  “绥远?”小文脸上带着疑问望向了我。
  绥远是五四年之前的一个省,地跨山西和内蒙这一带,现在基本很少人会提及,我们这代人,更是知道它的也没几个人,我若不是总听爷爷说以前的事,也不会了解,即便偶尔抗战电视剧中提到,一般人也会忽略,就像现在热播的一些电视剧,总是提及的热河,其实也是当时的一个省,却有不少人只以为是一个小城的名字而已。因此,小文不清楚,倒也不怪她,我低声的解释了一句:“是以前的省,现在早不用的,大概就在我们家那一带。”
  小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既然是故人之后,就别客气了,坐吧。你爷爷现在还好吧?”老婆婆又说道。
  我拉着小文坐下:“老爷子现在身体不是很好,不过,还算硬朗吧。”
  “唉,以前的故人,现在活着的也没几个了,再过几年,怕是我们也要去了。”老婆婆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

  老婆婆一直和我随便聊着,不时便会感叹一番,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般。她这样,倒是让我一时之间,不好直接道明来意了。好在,小文现在的状况,倒也不用急在一时,虽说,生机虫,如果用的太多,对她的身体会有损害,但维持几个月,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因此,我也将自己的心安了下来,尽量地先彼此熟悉,少了因初来乍到和老婆婆外貌上带来的隔阂,这样做起事来,也会方便许多。
  老婆婆是个健谈的人,我们一直聊到下午五点多钟,她说了许多过去的事情,这些话,我以前我总是能从爷爷的口中听到,现在听她说来,不自觉的便生出了几分亲近感。小文也对老婆婆的这些往事感了兴趣,认真的听着,偶尔还会插上一句嘴,似乎,对老婆婆那有些吓人的伤疤,也已经适应,不再害怕。
  我们并没有问老婆婆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每个人都有一件自己的伤心事,既然过去了,又何必提起,再度伤感呢?
  同时,我也理解了老婆婆为何会住在这深山老林中,毕竟这样的容貌,难免会受到一些异样的眼光,在这时间并不是很长的聊天中,我们也感受到了老婆婆是个怎样的人,她看起来,恬静、自然,但一谈起她年轻的时候,便有一种容光焕发之感,想必,老婆婆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大美人,在她们那个时代,她便是主角,脸上的伤,不单让她的容貌变了,也隔绝了她与以前的生活吧。
  当初斯文大叔被苏旺邀请随我们一通前来,斯文大叔面露难色,我还以为,斯文大叔不愿意帮忙,现在却明白,并非如此,可能老婆婆根本就不愿意见到他吧。她现在的生活,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不受打扰,融在自然,看起来辛苦,但思想中,未必没有一丝超脱自在之感。
  我不由得有些佩服起这位老人来,好似,在她的眼中,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犹如这大山中的森林一般,在自然之中,还透着一丝深刻的神秘。
  聊了良久,老婆婆好似有些渴了,站起来,想要去倒水,小文急忙跑过去帮忙,我看着小文虚弱的身子,想要她坐下,自己来做,只是,刚站起身来,突然,脑袋头疼了起来。
  小文见状,急忙跑了过来,看着我额头包,一脸担心,道:“罗亮,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得有些严重?”
  我正想说话,喉头的腥臭感,却又一次泛起,我知道,是该死的“十字灭门咒”所带来的头疼病又犯了,与之前受的伤无关,便急忙摆手,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屋子,一仰头“哇!”吐了出来。
  小文紧跟着我,呆呆地蹲在我的身旁,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她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我这种状况,一时不适应,我也能够理解,再说,此刻头疼的厉害,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是紧捏着自己的额头,说了句:“别担心,老毛病了,过会儿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