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二十年多年前就搬走了?”听到这话,我的心头顿时凉了半截,这次,来东北,便是为了找《隐卷》传人,二十年前就搬走了,哪里还能找的到,便是大海捞针,至少也得知道在哪片海域,现在,便是想捞,怕是也无从捞起了。
  我心中泛起一丝苦涩,想来,这些都是命,以前我不信命,现在却不得不信了。
  “你也别着急,这件事,李奶奶还是能帮你的。”
  “真的?”听到李奶奶的这句话,我心头顿时又有了希望。
  “我有一些她的旧物,倒是可以帮你占一卦,至少能确定个大概的方位吧。不过,能不能找得到,还要看你自己了。”李奶奶说着,又瞅了小文一眼,道,“她身上的阴债除了,不过,你回去之后,告诉她家里的长辈,让她重新安葬一下老人,就是生前有什么怨气,人都死了,没必要在纠缠了,何况,还是自己的祖辈,害得是孩子……好了,夜深了,今天就说到这里吧,你身上的毛病,我倒是能替你看看,小文应该是伤了魂,这个,我就帮不上了……”
  李奶奶说罢,便背着手,朝屋子行去。
  我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微驼的后背,心中不由得有些唏嘘,我能看出来,李奶奶今天的话,只说了一半,不过,如果她想说的话,迟早是会对我说的,倒是不必追问。
  我现在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倒不是因为我自己的问题,而是李奶奶话中的意思,明显确定了我对小文母亲的猜想。
  没想到,那么一位慈祥的老人,当真会作出这等事来,他们家的阴债,居然是因她母亲和祖辈的仇恨所致。
  这不禁让我有些感叹,人不可貌相,或者应该说,老实人发起狠来,更可怕吧。
  我缓慢地走着,看到小文和李奶奶打过招呼之后,便快速地朝我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罗亮,老婆婆和你说什么了?”
  “呃……还行吧,除了唠叨这个优点之外,其他方面,应该和天下的母亲都一样。”
  小文抿嘴一笑:“你在家里,肯定也特别贫吧?”
  “我哪里敢,我爸那人你和他说什么都板着脸,根本没意思。好了,不说了,今天太晚了,先睡吧。明天再说……”我拍了拍小文的胳膊,站了起来。
  “我……一个人睡吗?”小文有些犹豫。
  “没事的,有李奶奶,有我和胖子,我们就睡在你旁边这屋,有什么事,你喊我就行,不过,我估计睡得很死,你要是叫不醒的话,用打的还是咬的随你……”
  “好啦,我去睡就是了。”小文抿了抿嘴,收拾好东西,朝着东边的屋子走了过去,临进门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轻声说了句,“晚安……”
  我微微点头,看着她把屋门关紧,这才朝着旁边的床铺走去,李奶奶睡在西边的木屋里,小文睡在东边,我就只好和胖子挤在中间这个屋子了。
  我刚走近,胖子就猛地坐了起来,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一副略带“贱”意的笑容:“啊呀,你们可真能扯,没完没了,听的我都肉麻了。想当年,咱也是村里的美男子,身边的小姑娘拽着裤子都不撒手,也没像你这样……”
  “小姑娘拽你的裤子,和美不美没关系,应该只是没见过屁股这么大的人和这么肥的裤子,一时好奇而已。”我撇了一下嘴,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胖子捏了捏拳头,“罗亮,你小子怎么这么损呢,是不是还想干一架?”
  “想挨揍明天再说,今天没工夫搭理你,先睡了。”我说罢,就倒在了床上。
  胖子也跟着躺了下来,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正当我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闷响传来,惊得我急忙坐起,左右看了看,并无什么异样,再看胖子,捏着鼻子,一脸“贱”容,在那边傻笑,都快笑得背过气去了。
  我顿时明白过来,敢情,方才是这小子放了一个“屁”?娘的,我对着他的屁股替了一脚,他仗着皮糙肉厚,也不躲闪,只是脸上的笑容更贱了。我无奈地将枕头闷在了脸上,不再理他,连日的疲惫袭上身来,没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