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在我的印象中,睡相最不好的,应该就是苏旺了,这小子的呼噜声可以说是独一无二,我原本以为,与他在一个班里住了那么长时间,我应该可以忍受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但是,今晚我却见识到了剩下的那百分之一。
  胖子的呼噜声属于正常,倒没有比过苏旺,不过,苏旺只有这一项“绝技”,胖子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打呼噜、放屁、站起来翻身、磨着牙说梦话,我的个天呐,这一夜被折腾的,尽管我浑身疲惫,困的厉害,再加上一向睡觉都比较死,都没能抗得住。
  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哈欠连天,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必然是两个黑眼圈。胖子倒是睡得十分舒坦,六点多的时候,伸了个懒腰,对着我嘿嘿一笑:“罗亮,起得挺早啊。”
  我恨不得咬他一口,盯着满身肥肉的胖子,沉着脸问道:“睡醒了?”
  “嗯!”
  “睡的好吗?”
  “不错!”
  “那还不滚!”猛地将他推开,我用被子闷住脑袋,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又补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李奶奶将藤椅挪到屋外,正坐在门前乘凉,小文贴着我的床边坐着,胖子手里摆弄着他的猎枪。
  “好些了吗?”我刚做起来,小文就凑上前来,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笑道,“小了很多,看看这药很管用。”
  我略带怨念地瞅了胖子一眼,收回目光,道:“没啥,这点伤不管他也会好的。”说罢,下了床,洗簌了一下,回过头的时候,小文已经将被褥收好。
  屋外,阳光透过树顶,照得暖暖的,李奶奶手中拿着一枚铜钱,轻轻地翻转玩耍。胖子把猎枪擦干净放好后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兴奋:“罗亮,那会儿你没睡醒,听小文说,你以前是当兵的,还是里面的干部?”
  我点点头。
  “那你一定玩过真家伙了?”说着指了指他的猎枪。
  “你这也不是假的啊。”
  “比起部队里的差远了,打个兔子有的时候都打不死,你能不能帮我搞一把真家伙来玩玩不?”
  “别说那些,你这猎枪,都算是管制物品,这也是深山老林,你提着上街去试试,还玩真的,你玩的了吗?”我对着胖子撇了撇嘴。
  “我的枪法可是很好的。”
  “枪都拿不稳,还好?”
  “那天,是你玩了什么鬼把戏,不然的话……”
  “好了,憨娃子,你去打两桶水回来,亮子,你过来,奶奶有话说。”我正和胖子斗嘴的时候,李奶奶的声音突然从屋外传了过来。
  胖子答应了一声,提着木桶走了。我扭头看了小文一眼,小文笑着对我微微点头,随后回屋了。
  来到外面,李奶奶直接将手中的铜钱,丢给了我。
  我接过来,才发现,这枚铜钱与平日见着的并不相同,圆形,大小约莫与一块钱的硬币相同,中间无孔,上面的图案也有些怪异,中上方是一座宝塔,两旁为展翅仙鹤,在往下,是男女双首铜面像,底部是一些不知名的花,背面一个略显怪异的八卦图案微微凸起,摸上去,手感圆润,很是特别,若不是看模样可以确定它是铜制的,光凭这手感,还以为是玉石制成。
  “怎么样?认识吗?”李奶奶的声音响起。
  我又仔细瞅了瞅,轻轻摇头,道:“这东西,我没见过,看样子,应该是一件古物。”
  “你再仔细看看。”李奶奶露出了笑容。
  我看了李奶奶一眼,又低下了头,突然,脑中一个念头闪过,猛地抬起头,吃惊道:“难道,这是法器?”
  李奶奶仰头笑了,怪异的脸上,露出了几颗白净的牙齿,或许是已经熟悉的缘故,我看着并不感觉怪异,反而有几分亲切。
  “亮娃子,你说对了。”李奶奶收起了笑容,面色认真,道,“这便是我们麻衣一脉的祖传法器,我这些占卜的本事,也全靠它了,而且,它本身便有趋吉避凶的功效,当年若是我一直将它带在身边,这脸也不可能成现在这般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