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这算是交换吗?我心里不禁自问了一句。不过,我这个念头刚刚泛起,李奶奶的话,便又传了过来:“亮娃子,或许,你觉得李奶奶现在是在威胁你,不过,我相信你过后会明白的。麻衣一脉,到了我这一辈,后继无人,也希望你能替我找一个合适的人传承下去。这枚北极宝鉴,你就留着吧。”
  李奶奶说罢,也不等我回话,就站起了身,朝着院外行去。我正想跟上去,却见他背对着我轻轻摆手,便只好停下了脚步。
  我看着李奶奶一步步行入院外的森林之中,心头有些疑惑,不知拿了这枚铜钱,是好还是坏。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我转过头,只见小文正好从屋中出来。她抬头看了一眼李奶奶离去的方向,又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轻声说道:“罗亮,这位李奶奶怎么神神秘秘的?”
  “老人嘛,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和小孩一样,喜欢随着性子来。”我笑了笑说道。
  小文的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隔了一会儿,又说道:“你和李奶奶是不是一直在讨论我的事?我是不是快要……快要……死……”
  “别乱说。”未等小文将话说完,我便捏住了她的手,“不是你的事,李奶奶这两天一直和我谈麻衣一脉的一些事,这些事,不方便非奇门中人听到,所以,她才避开你,其实,倒也不是信不过你,主要,普通人听得这方面的东西多了,没什么好处,会引得一些无妄之事,徒增许多麻烦……”
  “真的?”小文似乎并不怎么相信。
  “真的!”我认真的点头。
  小文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轻嗯了一声,道:“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信你!”
  这句话出口,让我多少有些感动,捏在她手上的手,不禁有些紧,小文面色微微一红,突然,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扭头跑回了屋子。
  我一时之间,不由得呆了。
  “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胖子正好提着两桶水,走了过来,直接喊了一嗓子。
  被他这么一喊,我也不禁老脸一红,不过,随即就瞪起了眼,盯着胖子骂了句:“死胖子,你鬼叫什么。”
  “吆吆吆……没看出来啊,昨天还和我说,不是你女朋友,是就是呗,我又不说什么,居然偷偷摸摸地的干这事。”胖子提着水走了过来,突然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轻声问道,“怎么样,味道好不好?”
  “要不要给你尝尝?”我没好气地说道。
  “行啊,只要你舍得。”胖子无耻地笑了起来。
  “滚,我看你又皮痒了!”我作势欲打,胖子提着水跑开了,但那蕴含着极度“贱意”的笑声,却传了开来,我听在耳中,忍不住便想追上去,踢他几脚出出气。
  胖子却突然收起了笑容,将水倒在水缸里,几步跑了过来,肥脸上吐出一条尝尝的舌头,面上带了几分歉意,道:“我是不是把嫂子得罪了,刚才她看见我,就把门关紧了……”
  “你没得罪她,你是得罪我了,看我不揍死你。”说着,我就抬起了拳头。
  “得罪你,我才不怕,在这林子里,你又跑不过我。”胖子再度贱笑起来,直接跑出了院子。
  我停下脚步,朝着东边小文住的木屋看了看,不知这会儿该不该进去。

  时间过的很快,接下来几天,李奶奶总是早出晚归,不知在忙碌什么,问她,也只是微笑,并不作答。胖子每天都会打些野味回来,他现在最大的乐趣,便是拿我和小文开玩笑,起先我还会追着揍他,有得时候,追上了,揍一顿,这小子皮糙肉厚,也不在乎,但更多的时候是追不上的,在林子里,他那肥胖的身躯,异常灵活,犹如一只猴子般。最后,我也懒得再理他,他说他的,只当没听到。起先,小文总是被胖子的话,弄得羞红了脸,都不敢出屋,这两天过来,也好似多少习惯了些,虽然胖子取笑的时候,还会脸红,却已经不再躲着人了。
  这天傍晚,胖子不知从哪里打回一头山猪,三百多斤的山猪,一个人就扛了回来,结果累的和狗似的,早早地就爬上床睡了,我的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些。
  李奶奶今天回来的也比较早,不过,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西边的屋子里,晚饭也没吃,房间里不时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动,我也不好去打扰,弄不清楚她在做什么。
  晚风带着些许清凉,我披着外套,和小文坐在屋檐下,观瞧森林中的夜景,或许是林中棺木的事已经过去多日,小文对森林的夜,不再那么害怕,她挽着我的胳膊,将头靠在我的肩膀,这个姿势,似乎都成了她的习惯。
  每次和小文这样靠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显得很是安静,脸上总带着一丝淡淡的笑,看起来很美,而我也对此很是享受,有的时候甚至在想,以后就住在这里,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我知道这只能是美好的幻想罢了,身上的咒术不尽快解除,这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翘翘的感觉,着实难以让人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