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爷爷说他年轻的时候读书少,我是大学生,理解能力应该比他强,只要勤奋些,多看看,把里面的内容都背下,尽量吃透就好。
  书中的内容略显枯燥,不过文字倒是不太难懂,与三国演义差不多,想想也是,爷爷说过,这《术经》的原本早已经丢失,现在传下来的这本,乃是明末先祖重新整理出来的。既然都是明朝的东西,在用词上自然不会相差太大。
  每日,除了背书,便是听爷爷讲一些他以前的经历,偶尔他也会露上一小手,让我瞧瞧,每当看到我吃惊的表情,爷爷便会如顽童一般,露出得意的微笑。
  上午跟爷爷学过东西,下午我便会出去转转,我们这条巷子,现在已经成了禁区,住在这里的人,大多办过丧事便已搬走,便是没有搬走的也很少出门,更别说外面的人会来了,因此,整个巷子显得异常冷清。起先的几天,只要我一走出巷口,便会有人指指点点说些什么,让我十分的不舒服,好在我这个人比较容易适应坏境,几天下来,这种感觉便淡了许多。
  就连那一出门便映入眼帘的“岁头”也好似不再觉得难以忍受了。村里儿时那些玩伴,现在大多已经不在,不是外出打工,便是搬到城里定居,这段日子,想找一个说话的人,都有些难。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张丽,尽管在记忆中,张丽长得是极好看的,但或许是因为她口齿不清的原因,最后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老光棍,听闻她的丈夫不怎么长进,好吃懒做,便是几亩薄田,也都是她在忙乎。
  我原想去看看她,但从大姑的口中得知,她的儿子也在一月前死了,想来现在的她,一定心情沉重,在这种情况下,我更不好多作打扰,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让我意外的是,居然在巷口遇到了她。再次见到张丽,我险些没有认出来,尽管眉眼间,她还是幼时的模样,可是皮肤却已不如当年水嫩,呈暗黄色,身体也略显发胖,粗糙的不似女人本该有的右手中,提着一个小筐,筐里装着一些油菜。
  看到我她也愣住了。
  我们两人对视一会儿,她先开了口:“是亮哥吧,听说你回来了,一直没见着。”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张丽说话,吐字略显不清晰,声音却不难听,以前的小哑巴,现在开口说话,总让人有种不太习惯的感觉,我干咳了一声:“刚回来没几天,没怎么出门。”
  “哦!”张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正待再说些什么,却听不远处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张丽,饿死老子了,你又和哪里的野男人说话呢?还不给老子回来?”
  “野男人?”我这分明是说我,咱当过兵的人,都有些小脾气,听到这话,我的小宇宙就有些想要爆发,但看到张丽一脸歉意的表情,又忍了下去,摇头一叹,说道:“你去忙吧,我随便走走。”
  看了一会儿,心情倒是不再那般沉闷,平静了许多。《术经》中所记载的东西很杂乱,最开始便是一些引动煞气,聚煞下咒的手段,这种以煞下咒,易学难精,一些简单的聚煞本领,我现在便能使出来,但是那种引动凶煞,巨煞的手段,便是爷爷也是不敢轻易使用的,爷爷说过,不提巨煞,便是普通的凶煞,一个把握不好,也会伤及自身,若是本领不到家,切不可轻易使用。
  至于那些一般的煞咒,倒是无妨,这种煞咒,威力很小,不会要了人命,而且,驱除起来也很容易,一些中医手段便能见效。
  再后面,还有各种“虫术”、“药术”、“聚养术”、“驱妖术”等等,五花八门,虽说不上包罗万象,却涉及到了许多领域,尤其对这个“驱妖术”我很是好奇,不由得抬头问道:“爷爷,居然还有驱妖术,好玩吗?您用过吗?”
  老爷子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换了一袋烟,重新点燃抽了一口才说道:“驱妖?哪里有那么多妖供你驱使,这驱妖术现在基本和那传说中的屠龙术差不多,我年轻的时候,倒是听说过有妖魅,却没见过,现在更是听说都不曾听说了,就算你会这驱妖术,没有妖精,你驱什么?”
  老爷子的话,说得我不禁哑然一笑,正想打趣一句的时候,突然,大门外传来了叫骂声和哭喊声,听那声音,正是张丽和他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