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傍晚的时候,车停在了根河,我们又在上次住的宾馆开了房间,不过,这次是两间房。将行李放好,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些东西。小文的情绪似乎调整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道:“罗亮,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反正天还早。”
  我想了想,轻轻摇头,道:“还是算了,在李奶奶那里住了这么多天,一直没脱过衣服,还是回去洗个澡,再不洗,我都要馊了……”
  “那好吧!”小文也没有露出什么不快的神色,而是伸出了手,“手机给我用一下,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我把手机给了她,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出来后,拿出《断势十三章》翻看了一下,里面分为十三篇,又细化为八观四法一改。八观分别是:观地势,观阵法,观人相,观骨相,观气,观星,观运,观理;四法为:占运,移宿,猎阵,推凶;一改,便是改命。
  我这个理科毕业生,对古文并不是特别精通,这里面的文字,又都是繁体字,有些字我都不认得,怕是,没有一本字典,想完全读下来都有些难了。
  看了一会儿,我便感觉头大如斗,只好暂时放弃了。正打算上床睡觉,屋门却被敲响了,同时,小文的声音传来:“罗亮,是阿姨的电话,你开门。”
  我忙披了衣服走出来,只见小文穿着睡衣,头发湿漉漉的,应该也是刚洗过澡,把她让进屋子,拿过手机一看,是老妈的号码,我放到耳朵上刚“喂!”了一声,老妈那边的话匣子便打开了。
  “亮子,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电话关机,怎么都打不通。要不是你爸拦着,我都报警了,对了,刚才接电话的女孩是不是你女朋友?听她说,你们现在在根河,怎么跑那么远的地方玩?还进山里,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老妈的声音很大,小文站在一旁,应该也是能够听到的,听老妈说到这里,她对着我吐了吐舌头,我这才发现,她已经将我“卖”了,现在想圆个谎,也是不行了,只好说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能有什么事,妈妈同志,您现在越来越对我没自信了,这样不好。”
  “多大了,你再大,还不是妈的儿子?我把你从拳头大拉扯成人,难道还不了解你,我告诉你,和人家姑娘出去老实点,别做出什么事来,如果没结婚,就怀了孕,看你爸不打死你。”
  “妈你小声点。”我看到小文羞红了脸,有些无奈地干咳了两声,“行了,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没什么事。对了,你替我买个手机给大姑寄过去……”
  “你大姑怎么了?”
  “没事,给我爷爷用的。好了,不和你说了,过些天我可能就回去了,回去再说吧,电话费是很贵的……”
  “回来的时候,记得把女朋友带回来让妈看看。”
  “再说吧,先挂了……”
  总算挂了母亲的电话,再看小文,脸都红到了耳朵后面,她低着头说了句:“我先去睡了。”就跑了出去。我摇了摇头,关好门,上了床,少了胖子那神一般的睡相打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来,我和小文上街买了一些东西,顺便买了本字典,既然答应了李奶奶在这里等半个月,我不打算食言,正好借着这段时间,好好研究一下《断势十三章》。
  《断势十三章》对于玄学和易学的要求比较高一些,我这个没有这方面底蕴的人,读起来,着实吃力,不过,连着研究了十多日,总算是摸着了一些门道,对于八观多少了解了一些,但四法却依旧没有头绪,至于一改,更是摸不着头脑。
  不过,虽然依旧不通,却隐约知道了一些什么,甚至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是,具体是什么,却又无从琢磨。
  小文这几天帮着我查一些生僻字,说再这么下去,都能考一个状元回来了。在根河,我们住了半个月,一直都没有接到电话,也没有胖子到来的消息。原本我以为胖子不会再来了,然而,就在我们打算要动身离开的时候,胖子却找上了门来,一看到我,他便瞪着发红的双眼,一拳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