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胖子瞪大了双眼。
  胖子此刻的模样,让我觉得难以和他沟通,便对小文说:“小文,你先回房间,一会儿我过去找你。”
  “罗亮,没事吧?”小文脸上带着十分明显的担忧,看了看我,又瞅了胖子一眼。
  我掏出一支烟,放在唇上,点燃,深吸了一口:“没事的。”
  小文面上露出一丝犹豫,不过,还是退出了房间,关好了门。
  我把烟和打火机抛给了胖子,他拿起来,点燃猛吸了几口,但看得出来,他并不会抽烟,没几下,便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李奶奶是不是替你改命了?”我站在他的对面,将被撞得歪斜的桌子推了回去,背靠在上面,轻声问了一句。
  “改命?”胖子抬起了头。
  看胖子的神情,我便猜到了几分,李奶奶那日和我说,他没有能力替胖子改命,其实,这话应该并非绝对,《断势十三章》我虽然还没弄懂,不过,却也知道,其中八观死法一改中,这一改是最难的,而且,还有驳天道,施行起来,不单颇难,还会折寿,甚至当场毙命。
  李奶奶一定是并未完全掌握这种方法,却又强行去试,结果出了事。我现在不知该不该和胖子说这些,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奶奶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他又会怎么做呢?至少,也会陷入自责之中吧。
  我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你先冷静一下,我出去走走,等会儿过来找你。”
  胖子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紧锁,用力地吸着眼,尽管,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却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我推门走了出去,却见小文依旧站在门前,我知道她定然是担心,一个人在屋子里待不住,便对着她笑了笑,关紧了房门说道:“让他先冷静一下吧。我在这里看着,你去帮我买点吃得回来,顺便再买两瓶酒。”
  “喝酒?这个时候好吗?”小文轻咬了一下嘴唇说道。
  “男人,有的时候,需要醉一场。”我也不想解释太多,得知李奶奶的死讯,我的心情也很是复杂。
  小文没有再多问什么,点了点头,就下了楼。
  我站在门口,听着屋中胖子的咳嗽声不断传出,怔怔出神。时间缓慢地过着,半个小时后,小文左手提着满满一食品袋的餐盒走了进来,右手中的塑料袋里,还有两瓶未拆封的酒。她来到我身旁,脸上还是带着担心之色,道:“罗亮,这样做,真的好么?”
  “我不知道,不过,至少不比现在坏吧。”说罢,从小文的手中接过了袋子,轻声说道,“我先进去了,你不用担心,先回屋休息吧。”
  “要不我陪着你们吧,胖子这个样子,我真担心他又……”
  “没事,你在的话,他反而放不开,憋着更麻烦。放心,即便他犯浑,我也吃不了亏的。”我对着小文露出一个笑脸,尽量地让自己表现的轻松一些。
  小文顿了一下,道:“那……好吧,我在房间等你,别让我担心。”
  “嗯!”我点点头,用脚推开了屋门,回头又对小文笑了一下,用脚跟把门带上了。
  胖子抬起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望向我,眼中已经没了恨意,有的只是伤感和茫然。他不说话,我也没说什么,走过去把床头的桌子拽到床边,在胖子对面的床上坐了下来,将饭菜和酒摆在桌子上,对着胖子说道:“有什么话,喝过了再说。”
  胖子瞅了我一眼,没有接我递给他的筷子,也没有去看桌上的菜,直接拿起了面前的白酒,开了瓶盖,仰头就灌,随着“汩汩”的声响,胖子一口气喝下半瓶,低下头又大声咳嗽起来,眼角的泪水和口中溢出的酒水,落得满身都是,他也不去理会,再次抬起头,又大口地灌起了酒。
  整整一瓶白的,就这样下了肚,我在一旁看着,没有阻止他,喝完之后,他又去伸手抓另外一瓶,我一把摁住了他的手:“这瓶,是我的。”
  说罢,我扭开瓶盖,仰头也大口从嘴里灌着,是的,现在已经不能说是喝酒了,只能说是灌酒,辛辣的感觉,刺激着嗓子,我差点没吐出来,却硬是忍住了。
  一口气饮下半瓶,我把酒瓶放下,打了一个酒嗝,看着胖子笑了。胖子也大声地笑了起来,但笑容,与平日间那带着“贱意”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眼泪好似不受控制似的从他的眼中流淌而下,落在了笑着的嘴里。
  我看着他,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多少能体会胖子此刻的心情,看着他的模样,我不知该如何劝他,只觉得落到口中的那些泪水,应该很苦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