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胖子一口饭都没有吃,就这样流着眼泪狂笑,笑了良久,直到笑着吐了,这才倒在了床上。我揪着被子给他盖在身上,看着他的呕吐物,对满桌的菜,也失去了兴趣。想到小文还在担心,便来到了小文的房间。
  进门之后,也知道自己满身的酒气,必然味道不怎么好,正想去卫生间洗簌一下,小文却揪住了我:“别洗了,再洗也洗不掉的。”
  我无奈一笑。
  “给!”小文递给了我一盒葡萄糖,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知道你肯定要喝多,解解酒吧。”
  胖子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如此折腾下来,此刻已时至傍晚,天色黑了下来,屋中亮着灯,借着酒劲,灯光下观瞧小文,觉得比平日里又美了几分,我忍不住伸手抱紧了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小文,你真好。”
  小文瞬间脸红,轻轻挣扎一下,推开了我:“看你,都喝成什么样子了,肯定一口饭都没吃,赶紧把药喝了,我那会儿又买了些菜回来,吃些,别伤着胃。”
  我微笑点头。
  这些葡萄糖瓶都是玻璃直接融成的小瓶,没有盖,我顺着在墙角将瓶子上端敲碎就要往嘴里倒,小文急忙拦住了我:“你这样怎么行,碎玻璃喝到肚子里怎么办?”她说着,将我手中的瓶子和整合药都抢了过后,又弄了一个杯子小心地盛好,这才递给了我。
  灌下半杯葡萄糖,感觉嘴里甜甜腻腻的,不怎么好受,小文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我坐下胡乱吃了几口,便觉得酒劲上头,坐在这里,房子都好似在转,心知,他娘的,今天喝得有点猛了。
  但此刻酒已下肚,便是后悔也无济于事,勉强地把自己闷在床上,尽量地压制腹中的恶心之感,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用湿毛巾帮自己擦脸和手,又过一会儿,鞋子和外套也被脱去,身边好像有一丝清香飘过,伸手抱紧了身旁的人,却惹得一声惊叫,再往后,便逐渐迷糊,不知所以然了……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脑袋还有些发懵,不过,整个人的感觉已经好了许多,小文正坐在床边,看着我。
  两人对视一眼,小文的脸色瞬间泛红。对于昨夜的事,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不过,亲小文的举动,却是记得清晰的,想来,睡着前抱的人,也是小文了,不禁有些尴尬,咧了半晌的嘴,这才说出一句:“我、我昨天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小文的脸更红了些,鼻中轻哼了一声,说道:“能做什么,睡得和猪似的,让人把你搬走都不知道。”
  我又尴尬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这时,小文递给我一封用老式牛皮纸包裹的信,说道:“我那会儿去看胖子了,他一句话也不说,就是一个劲的抽烟,我走的时候,他把这个给了我,说是李奶奶让他交给你的。”
  李奶奶临终前的信?我心头一紧,不敢轻视。虽然这信还没有看,但我知道,李奶奶必然有一些重要的事情交代,现在这个迷迷糊糊的状态,不适合看,便忙去洗簌了一下,让自己清醒了几分,这才又将那封信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