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小文在一旁说道:“那你先看,我去给你们弄些吃得。”
  “好,我包里有钱。”
  “不用,我身上有。”小文说了一句,就出了门。
  我现在心中牵挂着李奶奶的事,也没有再多说,待小文出屋,深吸了一口气,将信拆开了。
  这封信,总共三页纸,我大概的瞅了一眼,上面的一页是写给我的,下面的两页,是给胖子的,我把给胖子的信有放回信封,拿起给自己的这页仔细看了起来。
  心中的内容不多,映入眼帘的第一行,便是李奶奶满含歉意的话语。李奶奶在信中说,她知道胖子肯定要找我闹,让我多担待,这都是因为她的私心所致,不过,让我不用太在意,胖子这个人,重情义,虽然有时候冲动了些,但等他想明白便好了。
  后面说的一些话,便是关于我和小文的了。
  上次李奶奶说过要替我占卜寻一下《隐卷》传人的,但是,自从我离开之时,她都没有再提这件事,我当时只以为李奶奶精力不济,或者因为我拒绝带胖子出山而不愿意出手了,便没有追问,现在在信里,她将这一些都写了出来。
  她说,我和那《隐卷》传人是有缘分的,但缘分不在现在,而是在九月之后,到时候,我能不能抓住,便看我自己了。在心中,她还提到了那《隐卷》传人的大概方位,说是在内蒙古的中西部地区,也描述出一些地名,但都是建国前的名称,与现在有出入,我一时之间没弄明白,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在鄂尔多斯与陕西交界处这一代。
  除此之外,李奶奶还提到了如何彻底根除小文身上的病,她说,首先需要重新安葬小文的爷爷奶奶。即便附在小文身周的怨魂,已经被我损伤颇重,无法作孽,但祖上坟地的祸端不除,小文迟早还会出事的。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从小文的身上入手。毕竟,即便根源解决掉,她身上已经造成的伤害,是不会随之消亡的。
  要想将小文身上这种纯阴引煞的体质破除,便需要“与纯阳之躯合鸣共欢”,看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发懵,李奶奶写的略显含蓄,但我是看明白了,说白了,就是要找一个处男做一次那种事。
  说实话,我心里多少有些庆幸自己当初接受了我爸那伟大的封建思想,没有出去胡搞乱搞,现在还保持着童子之身,不然的话,遇到这种事,我就当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总不能替小文去找一个处男吧。
  李奶奶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在后面又提醒我一句,说“十字灭门咒”,乃是极为凶险的煞咒,我之所以身中这种咒术,还能活蹦乱跳的,一是因为我爷爷用了特殊的手段,二是我现在还保持着纯阳之身,若是破了身的话,倒也未必会要命,却会大大缩短我寻找解救之法的时间,同时,咒术发作的间隔也会越来越短。所以,她让我在对待小文这件事的时候,必须要慎重,切不可因为一时的冲动而以身犯险。
  之后,李奶奶又提到,小文破了身,也只是解决了她的引煞体质,仅仅只是让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每到一些阴气比较重的地方,便会被“邪物”缠身罢了。想要补全她损伤的魂魄,还需要让小文在三月初四到六月十八这段时间怀孕。
  而这个胎儿会在怀胎三个月后,自然地胎死腹中,由孩子未能完全成形的魂魄,补全她的主魂。
  这里面的三月初四到六月十八,并没有规定是哪一年,换句话说,每年的这段时间都可以。对于李奶奶提到的受孕时间,我多少能够理解,在这段时间受孕,胎儿到了三个月的时候,无论怎么算,都是阳气充足的季节,应该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降低夭折之胎的怨气,不会损伤母体。
  当然,规定在某个时间段怀孕,本身就是个技术活,有些难,但更重要的是,小文的第一胎注定生不下来,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应该会很难过吧。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小文,以免她徒增伤感,毕竟,到时候出现小产这种意外,和明知道要小产还要一天天等着的心情会有所不同。前者,至多是伤心难过,后者,怕是就要背负一定程度的负罪感了。
  李奶奶在信的末尾,又写了一些宽慰我的话,她说,她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孙子,胖子从出身就带着“命劫”,父母早亡,这些年她一直住在山里,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容貌不想接触太多的外人,二来也是为了胖子着想,免得他年纪轻轻便丧命。
  原本她一直担心自己去了之后,胖子该怎么办,直到遇见我之后,她才看到了希望,她说,我在胖子的命中属于贵人,便是不能保他以后大富大贵,却也可以让他一生有惊无险。用自己的即将入土的老命,免了孙子的“命劫”,她这是赚了,我应该替她高兴,不用为她难过。